乔乔家的喵咪酱

君心難測06

第六章  滿月

 

時間過得很快,小阿哥自從出生之後,在太皇太后和佟貴妃的叮嚀下太醫也不敢有絲毫馬虎,雖然依然看上去很瘦弱,但是身體卻一直很好,沒有任何病痛。新進德貴人整天抱著自己兒子在自己宮中也久未踏出永和宮,倒是頗有點有兒萬事足的味道。

 

德貴人是太皇太后一手扶持的,又在宮中待了多年,宮中的規矩制度她是知道的。之前的那些阿哥們也都是帶出宮去養的,她不知道自己的兒子什麽時候也會離開自己,但是她知道她目前的分位低,兒子是肯定留不住的,所以她想要趁著還能看到兒子的時候多多和兒子相處,只希望將來兒子不要和她生分了。可是偏偏就有人喜歡做打擾母子歡樂時光的事情。

 

今日風和日麗,德貴人抱著兒子在永和宮花園里面曬太陽,突然就聽到了宮門外太監的聲音,細細一聽,原來又是榮嬪、惠嬪和宜嬪三個人來了。

 

三人一走進永和宮就看到德貴人從躺著的軟榻上起身,將小阿哥交給了身邊的奶嬤嬤,然後給她們三人行禮,不知道爲什麽她們三個就是覺得這個德貴人看上去溫婉可人,骨子里卻有一股驕傲,仿若她就是這個永和宮的主子。

 

「妹妹啊,姐姐們這又來叨擾了,本宮這每次看到小阿哥就想起我那可憐的兒子啊,生下來沒多久就被皇上抱出宮外養了,我這一年都見不到一次面啊。」榮嬪這說得倒的確是她的真心話,看著奶嬤嬤手上那粉糰一樣的小阿哥,她的確也懷念自己的小阿哥,可是又嫉妒德貴人的好命,這都快一個月了皇上都沒將她的兒子抱出宮。光是這份恩寵就讓榮嬪恨不得撕碎了手中的錦帕。

 

「榮姐姐,你可比我好多了,好歹你身邊還有個格格陪著,妹妹我啊,唯一的兒子至今還在宮外呢,不知何時才能回宮?」同為母親的惠嬪只要一想到唯一的兒子現在依然在宮外,聽到榮嬪的話又豈能不傷感呢。

 

「姐姐們,兩位阿哥早晚是要回宮的,等他們回宮之後,你們不就可以天天見到了。我們今日當是約好一起來看望小阿哥的,談這些傷感的話題不免讓人不舒坦啊。」宜嬪目前是恩寵在身,可就是依然未有生育,聽到榮嬪和惠嬪不停的說他們的兒子,再一看新生的小阿哥,宜嬪這心裡確實不怎麼好受。

 

「是是是,姐姐們不過是太掛念兒子了。這不,都快把正事給忘了,宜妹妹說的極是啊。德妹妹啊,小阿哥這快滿月了啊,萬歲爺有沒有說要辦滿月宴啊。」她們三人今日來這永和宮的目的就是想要知道萬歲爺打算如何對待這個小阿哥,是會帶出宮養,還是抱給哪一位嬪妃養?她們幾個是猜測著皇上興許會將這孩子抱給佟貴妃養,到時候看烏雅氏這個小賤人沒有兒子傍身還傲什麽傲。

 

「昨兒個,貴妃娘娘來時有提及小阿哥辦滿月宴的事情,太皇太后的意思是擺在她老人家的慈寧宮,讓她老人家也沾沾喜氣。」哼,想要寒磣她,她們三個還嫩了點。雖然從一開始太皇太后就已經告訴過她,這個兒子她一定留不住,但是她也絕不容許她們幾個來看他們母子的笑話,就算有一天她的兒子離開她,他的身體里也永遠留著她的血,這是割不斷的血脈。

 

「看來小阿哥深得太皇太后疼愛啊,這宮裡那麼多個孩子,也沒有幾個能有如此待遇?」聽到德貴人的話,榮嬪和惠嬪說心中不嫉妒那肯定是騙人的,她們就想不明白了,爲什麽就這麼一個小嬰兒能得到太皇太后如此的重視。

 

德貴人聽著榮嬪和惠嬪明顯含酸的話語,裝作沒聽到,也不做任何回應。太皇太后的心思又豈是她們這種後宮女子能猜得透的,雖然當時聽到時她也很驚訝,還為自己兒子這突如其來得到的厚愛表示擔心,但是後來發現自己想那麼多根本沒有用,自己本就是太皇太后的棋子,難道還能違背太皇太后的意願嗎?雖然她不知道太皇太后想要做什麽,但是她知道太皇太后不會要害她兒子,只要這樣就好,只要她兒子平平安安,她什麽都無所謂。

 

「德妹妹啊,我能不能抱抱小阿哥啊。」宜嬪倒是沒有榮嬪和惠嬪的那麼大的酸味,但是看著那個在奶嬤嬤懷裡,眼睛骨碌碌轉的小傢伙時,心中不免還是升起了一絲絲的酸味。

 

「嬤嬤,把小阿哥抱給宜嬪娘娘吧。」宜嬪畢竟是一宮之主,她開了口,德貴人又怎麼能拒絕呢。雖然答應了宜嬪,但是自打兒子被宜嬪抱在手上開始,德貴人的眼睛就一刻都沒有離開過被宜嬪抱在手上的兒子。

 

「姐姐們,你們看啊,這小阿哥還真可愛,皮膚真白皙,就是瘦了點,不過一點都不像是早產兒,看上去就跟足月的孩子沒有兩樣。」宜嬪看著懷中瘦小的孩子,雖然不是自己的兒子,但是看著怎麼一個小傢伙,對於重來沒有做過母親的宜嬪來說還是很好奇的。

 

「宜妹妹說得是啊,小阿哥雖然是瘦了點,不過還真挺可愛的,眼睛也很大。呦,這下巴上還有一顆美人痣啊。」榮嬪和惠嬪聽到宜嬪的話也湊過去看了下,榮嬪仔細打量了下小阿哥的長相之後,嘴角揚起了一個弧度,用手撫摸了下小阿哥那還若顯瘦弱的小身體。

 

小阿哥許是累了或者餓了,大大的啼哭聲在寂靜的空間中就這樣突然響起,這一哭聲可揪緊了德貴人的心。

 

德貴人沒有漏看榮嬪的那一抹笑容,就在榮嬪的手撫摸上小阿哥的身體那刻,德貴人簡直就想衝過去抱回自己兒子,不過最後她還是忍住了,可是沒想到兒子卻突然大哭了起來,這讓好不容易忍下來的德貴人又緊張了,深深呼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姐姐們難得來,不如一起坐下讓奴婢們拿些茶點來,我們一起坐下嘮嘮嗑,小阿哥也玩了不少時辰了,也該累了。秋月,讓人去端些茶點來,姐姐們都坐吧,小阿哥就交個嬤嬤們照顧吧。」德貴人對自己的心腹奴婢秋月使了個眼色,秋月立刻機靈地跑去讓人準備茶點立刻端上來,走之前還有意撞了下照顧小阿哥的奶嬤嬤,奶嬤嬤們也都是人精,向幾位主子們請了安之後就將小阿哥抱進內室,嘴上說小阿哥該休息了要睡覺,實則是一進內室就聯合其他幾個奶嬤嬤替小阿哥做了個全身檢查,看到沒有任何傷痕,這才放下心來,悄悄地讓人去給秋月捎了句安心的話,就抱著小阿哥哄著他睡覺。

 

「哎,難得我們今日想要來見見小阿哥,沒想到這才沒多久,小阿哥就玩累了啊,下回我們就該早些時辰過來。」宜嬪看著被奶嬤嬤抱進屋的小阿哥,仿佛還有些意猶未盡呢。

 

「是妹妹不好,妹妹今日看天氣不錯,就抱著小阿哥出來玩。小阿哥已經玩了好幾個時辰了,姐姐們這剛好過來,小阿哥就累了,讓姐姐們掃興了,是妹妹的不是。」德貴人雖然心裡很不願意這些人整日來打擾她們母子相處的時間,但是誰讓她們分位比她高,她也只能伏低做小狀。

 

接著幾個女人又嘮嗑了一會兒,就各自回宮了,德貴人回到屋內之後立刻讓奶嬤嬤抱過兒子過來仔細查看,雖然之前秋月的眼色她已經看到了,知道兒子沒有任何事情,但是她就是無法放心。

 

「兒子,你一定要平平安安長大,額娘爲了你就算拼勁一切都在所不惜。」爲什麽她的心總有股不安的感覺,深深地看了看兒子,德貴人總覺得,她的兒子隨時就會失去,榮嬪的笑容讓她很不能安心,可是明明什麽事情都沒有,難道真是自己太過小人之心了嗎。

 

-----------------------------我是四爺滿月的分割線------------------------------

 

慈寧宮

 

今日德貴人的小阿哥在慈寧宮辦滿月宴,雖然只是家宴,但是這對於整個後宮來說也算是很高的榮寵了,無論有子無子,身份地位是高是低的妃嬪們個個心裡對德貴人充滿了濃濃的嫉妒啊。

 

小孩子的滿月宴通常擺在白天,一大清早佟貴妃就來到慈寧宮安排人準備家宴,孝莊看著進進出出忙碌的佟貴妃,欣慰地笑了笑。佟Y頭啊,怕是今日你才會是最開心的那個人吧。

 

孝莊和康熙之間其實早就已經有了協議,原本孝莊就是打著這個主意,沒想到皇帝難得的與她想做的事情契合了,無論皇帝出於什麽原因,但是起碼目的是達到了。

 

「蘇麻,讓人去永和宮傳話,讓烏雅氏抱著小阿哥來慈寧宮見我,不用帶奶嬤嬤。」孝莊在佛堂點上三根清香,手握念珠站在小佛堂的佛像前。

 

「格格,這烏雅氏據我觀察是個對兒子看得很重的額娘,她會同意嗎?」這一個月她在永和宮的釘子回報了烏雅氏和小阿哥相處的情況,蘇麻看得出烏雅氏是個以兒子為重的額娘,也是個可以爲了兒子心狠手辣的主,這樣的人能乖乖如太皇太后的意,那樣好控制嗎?

 

「她沒有絲毫反對的餘地。除非她可以看著烏雅一脈在她手上滅亡。」孝莊知道烏雅氏一定會同意,因為她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毫無選擇,從她踏上了那條路開始,烏雅一族的命運就已經緊緊握在她的手上了,烏雅氏是她親自調教親自培養的,孝莊對她有百分百的把握。

 

看到孝莊這樣說,蘇麻也不再多說,趕緊退下辦事去。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等到孝莊第二次點上香之後,德貴人到了。

 

「來來來,把小阿哥給老祖宗抱抱。」孝莊點完香之後轉過身對著烏雅氏招招手。

 

「這小子長的白白淨淨的,這才剛滿月,眼睛就能睜開了啊。這孩子啊,是個有福的。德貴人,你也是個有福之人啊,你可想要讓你兒子比現在更加有福,而你自己也真正的母憑子貴,恩寵不衰。」孝莊看著聽到這話趕緊跪在地上的德貴人,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難道她當真算錯了嗎?

 

「奴婢惶恐,不明白老祖宗的意思。」太皇太后這話什麽意思?她想要用她的兒子做什麽?爲什麽她的心會如此不安?

 

「好,那老祖宗今日就跟你說得明白些。」

 

「哀家和皇上已經決定從今日起將你的兒子抱給佟貴妃養,以後尊其為額娘。這可是給你兒子大大的福氣啊,你自己應該明白,一個貴人的子嗣和一個貴妃的子嗣哪一個對你的兒子有好處。而且,哀家答應你,只要你放棄這個兒子,以後皇上一定會還你更多的子女。還有烏雅一脈的興衰榮辱,你是想要做個寵妃還是做個打入冷宮的小小貴人,這路由你自己來選。你啊,不要以為老祖宗真的什麽都不知道,皇上自從那一次之後再沒有寵倖過你,難道你真的要一輩子這樣過嗎?抱著兒子默默在冷寂的宮殿相依為命嗎?一個不受寵的妃子,你覺得她的兒子就會受到皇上的器重了嗎?到時候你烏雅一脈的興衰就全毀在你手上了,你這樣對得起你瑪法嗎?他當年用自己的命來換了哀家對你烏雅一脈的承諾,你捨得他的願望就此落空嗎?」孝莊知道她這番話對於一個母親來說是很殘忍,但是她必須要如此殘忍,她決不能讓這顆她辛苦培養的棋子毀於一旦,而且她相信烏雅氏能明白哪一條路更適合。

 

德貴人跪在地上,頭低得幾乎就已經磕在地板上了,她的手緊握著手中的錦帕,只能深深把自己心中的痛苦和眼淚吞下去。太皇太后有一句話說得沒錯,她就算不爲了她烏雅一脈也不能不為了她兒子考慮,一個不被皇帝重視的阿哥,這一輩子也就只能碌碌無為了,這是她想要的嗎,她能忍受嗎?心中的答案告訴她,她不能。既然不能,那就只有忍痛割捨。她只希望佟貴妃能好好對她的兒子。

 

「奴婢一切都聽老祖宗的安排。」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她再也不會讓任何人有機會從她這裡抱走她的孩子。如果只有爭寵才能保護她的孩子,那麼她不惜加入後宮的戰爭。

 

「好孩子,起來吧,老祖宗這樣做都是為你好啊。兒子,你以後還會有,但是機會不是每一次都有的,明白嗎?老祖宗答應你,一定還你一個兒子。」孝莊很滿意德貴人的表現,臉上也揚起了笑容,真正像一個大家長一樣將德貴人從地上扶了起來,握住她緊緊拽著錦帕的手拍了拍。

 

「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你抱著小阿哥出去吧。」孝莊將小阿哥重新還給德貴人,然後揮揮手讓德貴人退下。

 

「奴婢告退。」德貴人抱緊兒子,退出慈寧宮小佛堂,因為蘇麻知道孝莊有話要對烏雅氏說,所以早已遣散了小佛堂周圍伺候的人,一出小佛堂德貴人的眼淚終於忍不住滑了下來。

 

「兒子,你不要怪額娘狠心,這些都是命啊。」

 

小阿哥仿佛能感受到德貴人的悲傷也大哭了起來,他一哭讓德貴人更是心痛難耐。

 

「兒子,你乖點,不要哭了,從今之後,沒有人再敢欺負你,也沒有人再敢看不起你,你將會是這個宮中除了太子最尊貴的皇子。爲了這個,額娘所有的委屈都值得。」母子兩抱在一起哭了起來。

 

剛來慈寧宮的康熙本想先來給孝莊請安然後再去參加兒子的滿月宴的,從慈寧宮的下人口中知道孝莊在小佛堂,直接去小佛堂給孝莊請安的康熙,就在小佛堂門口看到了德貴人母子。

 

康熙看著強忍著哭聲的德貴人,那止不住的眼淚滴在被她抱在懷裡同樣嚎啕大哭的兒子身上,康熙突然心中產生了一絲罪惡感,也許他的確愧對了這個女人,她從一開始就沒有任何錯,明明錯的是他自己,卻要這個女人來承受一切,對於他們母子他重來沒有真正關心過,他不過是覺得這個孩子可以讓他挽回和表妹之間的感情,所以他狠心地搶了她的兒子,殘忍地拆散他們母子。

 

康熙就這樣站在角落看著那對母子,德貴人收拾好心情哄好了兒子,這才看到了站在一邊的康熙,連忙又跪下了。

 

「奴婢參見皇上,皇上吉祥。」皇上是何時來得?他看到了多少?

 

「起磕吧。」既然被發現,康熙也沒准備躲,大大方方走了出來揮了揮手免了禮了。

 

「奴婢告退。」她知道皇上是來給太皇太后請安的,而且她現在並不想見到康熙。

 

就在德貴人的身體快要越過康熙時,康熙的聲音從德貴人的身後飄來。

 

「德貴人,朕一定會補償你的。」

 

康熙的話讓德貴人知道康熙看到了她剛剛抱著兒子哭得場景。補償,談何容易。不過既然皇上要給,她沒有理由不接受,也許這補償還能幫助她。

 

「奴婢謝過皇上。」德貴人快速轉身給康熙行了個禮。皇帝的恩寵她就算不想要也只能接受,真是可笑啊。

 

「你退下吧。」康熙覺得他這已經是莫大的恩賜了,原本是被皇祖母半強迫半協議的,現在他主動說這話已經算是格外恩典了,這個女人該知足了吧。

 

「喳。」這個地方她一刻都不想要待下去,她怕面對無情的帝王,更怕自己一時情緒失控會反悔。

 

------------------------------我是滿月宴的分割線-------------------------------

 

康熙給孝莊請完安之後,扶著孝莊一起出來參加了滿月宴,一屋子的人看到皇帝和孝莊出現都連忙行禮,直到孝莊開口讓所有人落座,大家這才紛紛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孝莊和皇太后和康熙以及佟貴妃是一桌,而滿月宴小阿哥肯定是主角,嬤嬤們抱著小阿哥在一邊休息。

 

等到所有人都坐定了,滿月宴也開始了之後,康熙呼喚了下梁九功讓他傳旨。

 

「德贵人乌雅氏,贤良淑德,深得朕心。但今地位低微,难能尽抚育皇子之责。贵妃佟佳氏膝下无子女,朕苦其宫中相伴数年孤身,将小阿哥交与贵妃佟佳氏抚养,尊其为额娘,欽此。」

 

一下子底下人譁然了,沒想到這滿月宴還有如此一處大戲看啊,後宮女人們齊刷刷將目光的焦點對準了德貴人,這個女人將來會何去何從呢?

 

「奴婢遵旨。」

「臣妾謝皇上恩典。」

 

兩道聲音相同的行禮,卻隱含著不同的感情,一個平靜中能感覺到悲傷,一個平靜中卻能感覺到莫大的喜悅。

 

慈寧宮的嬤嬤們也都是人精,這種情形之下,立刻將小阿哥抱到佟貴妃面前。

 

佟貴妃抱著小阿哥那笑容自心底發出,這是她自從滑胎之後最開心的一日了,自然笑得真誠地多了。

 

康熙看到表妹那開心的笑容,他的心底也揚起了一抹喜悅之色。

 

「佟貴妃,不如給小阿哥先給小阿哥起個乳名,當是滿月的禮物吧。」

 

「皇上說得極是,容臣妾想想。」

 

「妟,安也,诗曰:以妟父母。保妟,愿你一生和顺平安,愿你阿玛额娘能保你一生和顺平安。皇上認為可好?」

 

「嗯,朕覺得甚好。那皇十一子就按照佟貴妃取得名字叫保妟吧。」

 

滿月宴就在小阿哥的乳名定下來之時拉開了序幕,大家也開始熱鬧了起來,後宮嬪妃們一個個爭相去佟貴妃那說著各種好聽話,只有一個人沒有任何動作,只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慢慢地用著膳。這原本是她兒子的滿月宴,最開心的人原本該是她,如今這樣的光景顯得根本貌似沒有她什麽事似的。保妟,這個名字取得真好,也許太皇太后說得對,她只有當沒有這個兒子才能讓兒子真正過得平安幸福。所以,從今日起,他烏雅氏再也沒有這個兒子了。

 

注1:四爺現在沒有序齒,所以他的確是康熙的第十一子,大家不要覺得皇十一子奇怪。

注2:四爺的乳名不是歷史考據的,而是吧裡面大家取得名字中我選了一個比較有意義的。

注3:四爺未必是滿月被抱給佟貴妃養,這裡只是爲了劇情發展而放到滿月的,這一問題請勿考究。


   
评论
热度(7)
本人懒癌患者!文会慢慢填,不要指望我速度快!挖坑是强项,填坑是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