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乔家的喵咪酱

君心難測05

第五章  洗三

 

烏雅氏醒過來之後聽到秋月向她恭喜,告訴她自己早產生了個兒子,太皇太后、皇上都很高興,皇上當即進封她為貴人。烏雅氏聽完之後很高興,覺得這個兒子真是自己的福星啊,欣喜若狂的她連忙讓秋月去叫奶嬤嬤把小阿哥抱過來給她看看。

 

「主子,你看,小阿哥長得多可愛多漂亮跟主子你一樣漂亮。」秋月從奶嬤嬤手上接過新出生的小阿哥。

 

「我的兒啊,你沒事就好了,你知不知道額娘多擔心啊…」看到懷中那瘦小嬌弱的嬰兒,雖然剛出生全身皮膚還是皺巴巴的,但是五官依然能看出跟她很相像,長大之後一定會是個俊秀的孩子。烏雅氏第一次為人母,那種母性從心底深處慢慢浮現。當她早產之時,她最記掛的不是自己,也不是烏雅一族而是孩子的安危。

 

「主子且放寬心,現在小阿哥出生了,以後一切都會好的,這個小阿哥可以改變主子你的命運。」

 

「你說得沒錯,這個孩子可以改變我烏雅一族的命運。」溫柔地撫摸著懷中嬰兒嬌嫩的肌膚。

 

「對了,秋月,皇上有沒有為小阿哥賜名?」她的兒子自然要有個貴氣的名字匹配。

 

「稟主子,還沒呢?主子你都不知道,你昨天早產,我們宮中可是第一次集合了後宮目前地位最高的那幾位呢。當看到太皇太后抱著小阿哥時,榮嬪、惠嬪、宜嬪臉都扭曲了。」秋月得意地向著烏雅氏述說之前的情形。

 

「是嗎?那佟貴妃呢?」榮嬪他們幾個的表現完全在她預料中,當初知道她懷孕時那三個人就已經氣得不輕了,現在她又早過了宜嬪生下阿哥,她們三個心裡不舒服那是肯定的。而且大阿哥和三阿哥一出生就被帶出宮中養,而她的兒子出生后卻留在她身邊,榮嬪和惠嬪心裡自然不舒服,看來以後的日子怕是不會舒坦了。如今後宮是佟貴妃在打理,只要佟貴妃對她不表現的太過有敵意,想來只憑榮嬪他們三個也掀不起什麽大風浪。

 

「主子,說來也奇怪,這佟貴妃的行為讓人好生難琢磨。她看到小阿哥的時候別提多開心了,就連太醫說小阿哥天生身體虛弱,佟貴妃聽到后可是比太皇太后和皇上還緊張。」烏雅氏沒問起,秋月倒是忘了,現在問起她細細回想時也覺得佟貴妃的表現似乎太過不尋常了。

 

「什麽?你剛剛說小阿哥天生身體虛弱……」雖然烏雅氏對於秋月剛剛說的也充滿了疑惑,但是什麽都比不上兒子重要,佟貴妃的那些心思以後可以慢慢琢磨。

 

「主子,你放心,太醫說小阿哥只是由於早產的原因身體才會比常人虛弱點,但是以後好好調養就會好的。」奇怪,主子到底怎麼會早產的,還好小阿哥平安無事,不然可就糟了。

 

「嗯,那就好,秋月,讓奶嬤嬤好好照顧小阿哥,你多盯著點,如果發現小阿哥有什麽不舒服立刻去找太醫,千萬不要讓人有機可乘動了手腳。對了,一會兒把奶嬤嬤叫進來本主有些話要交代。」秋月的話雖然讓她暫時放了心,但是仔細端詳了下懷中的兒子,的確比正常的孩子瘦小。烏雅氏心裡很擔心兒子養不大,畢竟這是她第一個孩子啊。

 

「奴婢這就去。」秋月替烏雅氏整理好衣裳拉好被子,再將一個軟墊靠在她背後,讓她可以整個人靠的更舒服些。

 

不一會兒,照顧小阿哥的四個奶嬤嬤就隨著秋月進入了屋內。

 

「奴婢叩見德貴人,德貴人吉祥。」四個嬤嬤齊刷刷給烏雅氏跪下請安,她們四個是太皇太后派來這永和宮照顧小阿哥的。

 

「本主是第一次為人母,很多不懂的地方還需要嬤嬤們教導,嬤嬤們請起吧。本主其實也沒什麽事情,只是想要囑咐嬤嬤們幾句,小阿哥因為早產身子虛弱,這些嬤嬤們該是知道的吧,本主只希望嬤嬤們盡心盡力好好照顧小阿哥,做得好本主自然有賞。」這些嬤嬤的底細,她早已通過秋月給摸得一清二楚,雖然太皇太后選的人應該可以信得過,但是她怕她們太粗心大意了,她絕對不容許小阿哥出了任何意外,畢竟這個宮裡早夭的皇子太多了,她只怕到時候太皇太后也不好做這個惡人。

 

那些嬤嬤們可都是太皇太后底下的人,還能不懂這些話,就算德貴人不說,太皇太后也早已囑咐過她們明白必須要打起十二萬分精神來照顧小阿哥,不然怕是她們的家人和她們都只有死路一條。太皇太后的手段他們是知道的,而這個德貴人背後有著太皇太后在支持,她們哪敢怠慢。

 

「秋月,本宮累了,你帶嬤嬤們出去,從私庫中挑選些東西贈與嬤嬤們,就當是本宮先為小阿哥犒賞嬤嬤們的。」烏雅氏抱著兒子,心情大好,自然整個人也柔和多了。

 

「奴婢謝主子賞。」嬤嬤們跪下給烏雅氏磕頭,之後跟隨著秋月離開了屋子。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了屋子,烏雅氏抱著兒子,用手描繪著他小小的眼鼻。

 

「兒子,你一定要平平安安長大。」烏雅氏看著孩子那熟睡的樣子蕩起了一抹美麗的笑容。此時的她還不知道,她的兒子將要離開他,她完全是沉浸在第一次為人母的喜悅中。

 

----------------------------------------------我是洗三日的分割線--------------------------------------------

 

小阿哥瓜瓜落地三日之後,便是傳統的洗三日,此時烏雅氏還在休養身體,那麼小阿哥的洗三之禮自然是由佟貴妃來主持。

 

一早佟貴妃就讓素言著人安排洗三事宜,也通知了後宮所有的嬪妃來觀禮,晌午過後,所有的人都集齊在永和宮正殿,等待太皇太后的到來。

 

「太皇太后到。」太監的聲音一落下,滿屋子的人都跪下了。

 

「奴婢\奴才給太皇太后請安。」

 

「都起來吧,今日小阿哥洗三,大家都不要那麼拘束了。」

 

「佟貴妃,開始吧。」

 

「素言,讓奶嬤嬤把小阿哥抱出來。收生嬤嬤開始吧,各位妹妹們為小阿哥添盆吧。」

 

收生嬤嬤端上來一個‘鱼龙变化盆’,太皇太后帶頭首先在盆中添了一勺清水,再放了幾個金元寶,就在佟貴妃接著太皇太后之後添盆時,一到聲音突然出現。

 

「皇上駕到。」所有人又趕忙給皇帝跪下行禮,康熙走進來看到正好趕上洗三儀式,罷罷手讓所有人都起身。

 

「朕的小阿哥洗三,朕怎麼能不來參加呢?朕也來為小阿哥添盆吧。」康熙走向佟貴妃,佟貴妃立即讓開地方給康熙。

 

康熙也為銅盆中添了一勺清水和幾個金元寶,之後便交予佟貴妃繼續下去,佟貴妃也添了一勺清水和幾個金錠,還多添了幾個銀錠。

 

榮嬪看到皇上出現的時候,心裡嫉恨死烏雅氏了,她為皇上生了六個孩子,皇上一次洗三都沒有來過,烏雅氏的兒子洗個三不但太皇太后大駕光臨,連皇上都來了,這是將他的三阿哥置於何地。

 

惠嬪倒是沒有榮嬪那麼難受,畢竟胤褆的洗三禮皇上也是來參加的,可是一想到烏雅氏如今還只是一個貴人皇上都特意趕來參加她兒子的洗三,惠嬪頓時覺得烏雅氏這個女人將來一定會成為她的敵人。

 

宜嬪比之另外兩個現在還為生孕過,自然沒有另外兩個那麼大的芥蒂,宜嬪大方地在盆裡添了些金锞子,然後跑到佟貴妃身邊逗弄著早已從奶嬤嬤手上被佟貴妃抱過去的小阿哥。

 

「哎呀,這才三天,小阿哥就長開了啊,好俊的小子啊。」

 

「是啊,沒想到小阿哥身體越來越好了,就是眼睛還沒長開。」佟貴妃抱著小阿哥,心中一種母愛瞬間膨脹,康熙看著渾身散髮著母性光輝的表妹,不由得又想起如果不是表妹滑胎,今日也許就是他們兒子的洗三禮了,也更堅定了康熙心中某個想法。

 

「貴妃娘娘有所不知,這新生兒現在還無法適應陽光的,要再過段時間,才會睜開眼睛,不過小阿哥這幾天吃得好睡得好。」站在貴妃身邊的奶嬤嬤趕緊為貴妃解釋爲什麽眼睛還沒長開。

 

看到那邊廂聊得很開心,榮嬪和惠嬪也先放下心裡的不痛快趕緊添了盆過去佟貴妃那邊,可不能讓皇上覺得他們不識大體。

 

接著其餘的妃嬪都添完東西后,收生嬤嬤便拿起棒槌往盆里一邊一搅一邊念叨著 

 

「一搅两搅连三搅,哥哥领着弟弟跑。七十儿、八十儿、歪毛儿、淘气儿,唏哩呼噜都来啦」

 

佟貴妃看到收生嬤嬤們攪盆時就將小阿哥抱了過去,嬤嬤們把小阿哥脫了個淨光,然後為他洗澡,口中還念念有詞。

 

「先洗头,作王侯;后洗腰,一辈倒比一辈高;」

 

許是水的冰涼讓小阿哥不舒服,一聲聲啼哭聲揪得佟貴妃心疼。

 

但是嬤嬤們說這是吉利的,稱之為“響盆”,所以佟貴妃也不好說什麽。

 

随后嬤嬤們用艾叶球儿点着,以生姜片作托,放在小阿哥的脑门上,象征性地炙一炙。再给小阿哥梳头打扮一下。

 

「三梳子,两拢子,长大戴个红顶子……一打聪明,二打灵俐……」然後再一番折騰之後,將小阿哥重新包好,再拿來早已準備好的大蔥親親打三下,接著讓人把葱扔在房顶上,之後又拿了秤砣和鎖頭比劃著。

 

一番折騰之後,洗三儀式終於結算了,小孩子本身就嗜睡,被這樣一番折騰之後也累得睡著了。

 

「啟稟太皇太后、皇上,洗三儀式結束了。」收生嬤嬤在結束之後給太皇太后和康熙跪下磕了個頭。

 

素言看到了佟佳的眼色,立刻給了嬤嬤一個錢袋子,算是賞賜。

 

「皇祖母,您老人家也累了吧,小阿哥也睡著了,不如朕送您回慈寧宮吧。」康熙這樣說其實是因為他有些事情要跟孝莊商量,孝莊早已猜到康熙的心思,也就隨了他的心意。

 

「那好吧,孫兒送哀家回宮,你們其餘的人就散了吧。」

 

蘇麻扶著孝莊起身離開,身後跟著康熙,康熙深深地看了佟佳一眼也跟著孝莊一起離開了永和宮。

 

等到人都散了之後,永和宮也恢復了平靜,原本大家都以為後宮該風平浪靜了吧,沒想到幾天之後平地響起一聲雷驚了所有人。


   
评论
热度(7)
本人懒癌患者!文会慢慢填,不要指望我速度快!挖坑是强项,填坑是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