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乔家的喵咪酱

君心難測04

第四章  出生

 

第二日,佟佳一早起了個大早,帶著素言去慈寧宮給太皇太后請安。

 

慈寧宮

 

「奴婢給太皇太后請安,太皇太后吉祥。」佟佳和素言一起跪下給孝莊請安,一月未踏出承乾宮的佟佳依然高貴優雅不失其貴妃身份。

 

「佟Y頭啊,真是有段時間沒見著你了啊,來來來,到老祖宗身邊來坐,老祖宗可記掛你了呢。」孝莊看到佟佳來請安時,嘴角勾起一抹帶有算計的笑容,不過在佟佳起身時就換上了一副和藹可親樣。

 

「老祖宗近來身子可好…」佟佳走到孝莊榻邊坐下,如一個小輩關心長輩般。

 

「老祖宗已經是半隻腳踏進棺材的人了,倒是你,身子可養好了…」孝莊輕拍佟佳的手背,那樣子完全就像個寵溺小輩的長輩,眼含關切的問道。

 

「奴婢身子已無大礙,還勞老祖宗記掛,是奴婢的錯啊。」

 

「烏雅氏的事情你知道了吧…」哀家就不信佟貴妃能如此大方毫無芥蒂。

 

「奴婢也有所聽聞,後宮又要添喜了,這是好事啊。奴婢也為皇上和烏雅氏高興。奴婢本準備一會兒去永和宮看望下烏雅常在,也準備了好些珍貴藥材給烏雅氏補補,這些藥材可都是之前皇上賞下來的。」

 

「小阿哥的事情,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養好身子,孩子早晚會有的。」

 

「這些都是奴婢的命,小阿哥的事情奴婢也看開了,孩子什麽的只能聽天由命。」

 

「Y頭啊,只要你一心向著皇上,皇上是不會虧待你的,兒子早晚會給你個的。」只是一輩子都不可能是佟貴妃自己親生的兒子。

 

「奴婢謝老祖宗恩典。」佟貴妃也是個精明人,太皇太后那話正合她心意,看來太皇太后跟她是想到了一塊去了。

 

「丫頭啊,老祖宗年紀也大了,你現在在這後宮是分位最高的,老祖宗預備把這後宮的擔子交給你,以後就由你來協助皇上打理後宮如何?」

 

「奴婢自然願意為老祖宗分擔宮務。現在皇上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老祖宗也該讓我們這些小輩給您盡盡孝道。」

 

「丫頭啊,以後你接手宮務后,要學得還有很多呢。當年老祖宗也是這麼過來,老祖宗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奴婢要學的還有很多呢,以後也要依附著老祖宗才是。」

 

「Y頭,你這是謙虛了啊。宮務你先接著吧,也別再跟皇上鬧脾氣了,有些事情適可而止吧。」孝莊的意思很明顯了,最近宮裡的事情她都是知道的,這是婉轉地讓佟貴妃可以收手了,不要把事情弄得太大。

 

「奴婢知道,那奴婢先去看看烏雅氏,奴婢告退了。」果然這後宮什麽事情都逃不過太皇太后的法眼啊。

 

出了慈寧宮,佟貴妃和素言慢慢走向永和宮,路上遇到一些嬪妃們,都詫異著佟貴妃竟然出門了,而且拿著大批東西,這是要去哪裡呢?給佟貴妃行過禮后,有些膽子大的嬪妃在猜測佟貴妃是不是要去找烏雅氏出氣,於是決定跟著佟貴妃後面去看戲。

 

「奴婢給貴妃娘娘請安,貴妃娘娘吉祥。」佟貴妃看著面前給自己行禮的成貴人及其後面的幾個新進答應,看了眼那幾個答應渾身濃妝豔抹的姿態,突然覺得太皇太后說的沒錯,真該收拾下後宮了,這些人真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現在正是皇上對付吳三桂的關鍵時期,這些人大白天的就如此蹦跶,真是不讓人省心啊。

 

「幾位妹妹這一個多月沒見了,可真是變得更加光彩照人了啊,連本宮見了都甚是歡心,想必皇上見了更是會覺得妹妹們體貼懂事,知道聖駕日理萬機為國操勞,所以打扮的花枝招展讓皇上見了都賞心悅目。」

 

「貴妃娘娘才是真正的明豔照人呢,奴婢們又怎麼能和貴妃娘娘媲美呢。這一個月來,皇上對娘娘甚是掛念,現在娘娘身體安康,不但皇上安心了,奴婢們也安心了,以後由貴妃娘娘帶領著,奴婢們就不會迷失了方向。」佟貴妃那話表面是讚賞,實則是在斥責她們太過活躍,不夠安分守己,成貴人忙向佟貴妃表明忠心,并心中告誡自己,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教育下自己宮裡的那幾個蹦跶的小答應,不能讓她們連累了她自己。

 

「本宮現在還有事要辦,妹妹們改明個來本宮宮中喝喝茶談談心吧。」後宮的事情等她接手了宮務再慢慢整治也不遲,現在還是先去看看烏雅氏的情況比較好。

 

「本宮要去永和宮探望下烏雅常在,妹妹們是想和本宮一起去嗎?」一起去也好,省得到時候烏雅氏出了什麽事情賴在本宮頭上,有其他人在場也不怕烏雅氏做出些誣陷本宮的事情出來。

 

「既然如此,那奴婢們就跟著貴妃娘娘一起去探望下烏雅常在吧。」成貴人心想,剛剛她們幾個原本也是在議論烏雅氏,沒想到貴妃在一個月沒踏出承乾宮后第一天出來就是要去找烏雅氏。烏雅氏現在懷了龍種,算算日子剛好是上個月貴妃小產時懷得,想必貴妃定是心中嫉恨,應該會有場好戲可看,不如她們一起跟去看看戲吧。

 

「那妹妹們就隨本宮一起吧…素言,一會兒給我盯緊了,絕對不能讓人有機會加害烏雅氏。」挽著素言的手,佟貴妃在素言耳邊用著只有素言能聽到的聲音叮嚀著。

 

--------------------------------------------偶是佟娘娘在永和宮的分割線-----------------------------------

 

「奴婢給貴妃娘娘請安,貴妃娘娘吉祥。」坐在榻上休歇的烏雅氏看到從永和宮正門口走進來的浩浩蕩蕩的一群人,為首的既然是佟貴妃,連忙如臨大敵般讓秋月替自己整理下,然後走出偏殿迎接佟貴妃。

 

「烏雅妹妹當心啊,您現在懷著龍種,以後請安什麽的就暫時免了吧,一切以安胎為重啊。」佟貴妃連忙罷罷手,讓秋月扶起烏雅氏。

 

「貴妃娘娘和那麼多位姐妹來永和宮是有何事嗎?」烏雅氏並不覺得自己人緣極好,再加上她資歷淺,昨天又和榮嬪、惠嬪、宜嬪起了爭執,她不覺得這個時候後宮的這些主子和小主們會樂意見到她。

 

「本宮和各位妹妹們本就是預備來永和宮探視妹妹,并向烏雅妹妹道賀來得。恰好在路上遇到了貴妃娘娘,沒想倒是驚擾了烏雅妹妹休息啊。」哼,不就懷了個龍種嗎?看這囂張的態度,真當這後宮沒人了啊,她面前坐著的可是佟貴妃,就算不給她面子也該給佟貴妃面子啊。成貴人聽著烏雅氏說得話心裡就不舒坦,對方口中明顯有種不怎麼歡迎她們的感覺。

 

「烏雅妹妹,咱們坐下說話吧。各位妹妹們都坐下吧。」走到偏殿的榻上坐下,佟貴妃讓人給烏雅氏和成貴人以及幾位答應小主添座。

 

「素言,把本宮帶來的上好藥材拿來賞給烏雅常在。妹妹怎麼說都是從本宮的承乾宮出來的,本宮自當好好照看妹妹,這些藥材是皇上賞賜給本宮的,本宮就借花獻佛拿來給妹妹好好補補。這女人懷孕啊,猶如在黃泉路上走一遭,可得好好保養下。秋月,你如果這些補品不知道怎麼使用,可以來承乾宮請教素言。」

 

「奴婢謝貴妃娘娘恩典。」佟貴妃對自己能有如此好心,自己害她小產,她真會一點都不嫉恨,烏雅氏打死都不相信佟貴妃會真心待她,她可沒有忘記了,上個月佟貴妃賞賜來的那張床榻,那不是存心爲了膈應她的嗎?

 

「烏雅妹妹不必客氣,以後我們大家都是這後宮的一份子,本就應該相互照應,更何況你現在為皇上生育龍子本就勞苦功高,本宮這些只不過是若盡綿薄之力而已。」

 

「奴婢不敢當。這本就是奴婢的職責。」

 

在座的除了烏雅氏之外,其餘人皆對佟貴妃的行為摸不著頭緒。原本還以為佟貴妃是要過來收拾烏雅氏的呢,沒想到還真是來探病的啊。

 

更有些人在第一次看到烏雅氏時就生起了一股敬畏之心,直覺告訴她們這個女人惹不得,雖然美豔不可方物,但是絕不是那種只有繡花的外表。

 

整個永和宮偏殿已然成為了佟貴妃和烏雅氏的主戰場,其他人簡直就跟不存在似的。突然一聲傳喚聲打破了這詭異的場面。

 

「皇上駕到。」

 

「奴婢給皇上請安,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一屋子的主子奴婢都給正向他們走來的明黃色身影跪拜。

 

「臣妾參見皇上,皇上萬福金安。」佟貴妃由素言扶著起身也給康熙行了個即簡單又很得體的妃禮。

 

「這兒倒是挺熱鬧的啊,連貴妃也在啊!」康熙一進門第一眼就看到了整整一個多月未見的表妹,細細端詳發現表妹膚色依然蒼白,身子瘦了一大圈,心中更加內疚。

 

「臣妾剛去給太皇太后請了安,太皇太后告訴臣妾,烏雅妹妹有了身孕,臣妾就想說來探望下,畢竟烏雅妹妹第一次懷孕,心中難免不安。雖然臣妾也沒有真正生過一兒半女給不了烏雅妹妹什麽經驗,但是畢竟剛剛懷過,有些孕婦需要避忌的事項臣妾還是知道的。所以打算過來提醒下烏雅妹妹。」皇上可真是她的好表哥啊,那麼久都沒有來看過她,昨兒剛知道了烏雅氏懷孕了,今兒一大早呢,就趕過來看望了啊。佟貴妃看到康熙時,心中不免有些怨懟。

 

『哇,貴妃這是赤裸裸在給烏雅氏上眼藥啊,這番說辭又會勾起皇上和烏雅氏想起那不甚愉快的記憶吧。順便讓自己博得皇上的憐惜,這招高啊!』本來覺得甚是無聊的妃嬪們,聽到貴妃的話之後,頓時眼睛都亮了起來。心中更加明確知道了,烏雅氏和貴妃算是對立了。每個人都在心中告誡自己,千萬不要站錯隊了。在這後宮中,成為貴妃的敵人是絕對沒有好日子過得。

 

「貴妃身子可還好。」康熙也自然聽出了佟貴妃心中的埋怨,心想表妹果然還沒有消氣啊。

 

「臣妾早已安好,多謝皇上關心。皇上讓梁公公送來的補品臣妾一個人也吃不完,剛好烏雅妹妹現在有了身孕,臣妾就拿了點過來給烏雅妹妹補補身。」康熙在佟貴妃身邊坐下之後,早已看到了桌上的那些補品,現在聽表妹這一說,才想起之前自己的確是讓梁九功送些補品給表妹。

 

「嗯,貴妃如此安排甚得朕心。」康熙很讚賞佟貴妃這種大度容忍之心,並且心中有絲竊喜。心想著對烏雅氏都能如此的表妹,應該不會真的恨他吧。

 

「既然皇上來了,那臣妾和各位妹妹們就不打擾皇上和烏雅妹妹了。臣妾這就告退了。」佟佳預備給康熙行禮離開,沒想到還沒站起身,就被康熙給拉住了。

 

「朕剛好有事找貴妃,朕跟貴妃一起回承乾宮吧。你們其餘的人就各自回自己宮去吧。」開玩笑,一個多月沒見表妹了,朕都沒有跟表妹好好說過一句話,都讓你們這些人給打擾了。

 

「梁九功,將朕的賞賜拿上來。」

 

梁九功指揮著小太監將皇上的賞賜一一抬進來,有布料首飾、有珍貴藥材,最重要的是那尊漢白玉的送子觀音。

 

還未走出永和宮的眾人看到皇帝如此大手筆的賞賜,個個心中小人狂扯絲帕,對著烏雅氏各種羡慕、嫉妒、恨啊。

 

「你先好生休養,朕有空再來看你。」對著烏雅氏說完話后,康熙看都沒有看烏雅氏一眼,拉著佟貴妃就離開了永和宮。

 

康熙一走,烏雅氏就伸手打碎了剛剛佟佳用過的茶杯。

 

「皇上進來到離開,竟然連一眼都沒有望過我,他的眼裡只有佟佳氏,我到底哪裡比她差了。」

 

「主子,別氣了,只要你生下來的是個阿哥,以後榮華富貴的日子在後頭呢。」

 

「你說得沒錯,總有一天我會是這個後宮最尊貴的女人。」

 

「主子,佟貴妃送來的補品藥材你用不用?」太皇太后可是交代過,不要隨便亂給主子吃補品。

 

「放著吧,太皇太后不是給了明朝時期大內專用安胎藥嗎?用那個就好了,其他的都先放到私庫去。」

 

「那皇上賜的那些藥材呢,用不用?」

 

「把那尊送子觀音留下放在屋裡供奉,其他也都放到私庫去。」哼,除了她自己和太皇太后,這個後宮她誰都不信,連皇上也不例外。

 

----------------------------------------------偶是回承乾宮的分割線------------------------------------------

 

從出了永和宮之後,佟佳就沒有主動地跟康熙說過一句話,康熙問什麽她答什麽?康熙隱約覺得佟佳變了,變得不是他以前那個活潑開朗在她面前永遠都是表現真性情的表妹了,現在的佟佳更像是一個合格的貴妃,一個讓人無法挑剔高貴優雅的貴妃。但是卻再也不會在他面前表現出她的本性。

 

承乾宮

 

「朕聽說表妹這一個多月都是住在偏殿的,表妹住的可還習慣。」一進承乾宮正殿,康熙就發現了整個宮殿完全都變了樣,已經沒有那種他熟悉的感覺了。就跟表妹一樣,他明明很熟悉卻看著很陌生。

 

「臣妾很好,倒是皇上整日爲了國事操勞應該好好注意身子。」

 

「表妹可是還在怨朕…」

 

「怨,臣妾誰都不怨,那都是命中註定的。再說了,後宮的女人原本就是皇上的,只要皇上高興,寵倖誰都可以,臣妾有什麽理由怨呢?臣妾不過是看開了,看明白了而已。」皇帝表哥,你真能明白我心中的怨恨嗎?怕是你這一輩子都明白不了。

 

「那…表妹就好好休息吧,朕還有些國事要忙…」面對著讓自己即熟悉又陌生的佟佳,康熙都不知道說什麽好了。果然最終還是讓皇祖母如願了,表妹跟他之間這心結怕是一生一世都打不開了。

 

「臣妾恭送皇上。」康熙轉身離開承乾宮的時候,沒有看到跪在地上的佟貴妃那眼中控制不住留下的眼淚。

 

她是多想留下她的皇帝表哥,可是她做不到,她過不了自己心裡那一關。只要一看到皇帝表哥,她就會忍不住想起她那死去的孩子,真是相見不如不見。

 

-------------------------------------------------偶是時間的分割線---------------------------------------------

 

自從那日之後,佟佳就掌管起了後宮所有事宜,整天忙得焦頭爛額。而前朝自那日之後也不甚太平。

 

康熙十七年六月,吳三桂以永興為衡州門戶,調集馬寶、王緒、胡國柱等精銳兵力強攻永興,三面圍城。

 

康熙十七年六月初十日,鄭經軍圍攻海澄,清軍已經沒有等來援軍,海澄就已經糧草斷盡,官兵于是決定當日棄城殺出重圍逃離海澄,就這樣海澄失陷了。

 

康熙十七年七月二十二日,大將軍貝勒尚善奏,清軍舟師敗敵于岳陽湖。

 

這幾個月戰事頻頻失利,令康熙勃然大怒,革除了一大批的將領。

 

康熙十七年八月十六日,康熙想要御駕親征去剿滅吳三桂,在乾清宮與各議政王大臣論政。

 

「今日之事,岳州最要,不可不速行攻取,朕欲親統六師躬行伐罪。」

 

「陝西、福建、江西、浙江、廣東諸省以次平定,僅吳三桂困守一隅,旦夕可滅。皇上一身關天下之重,宜居中指揮,相機調度,不必躬臨戎鎮。」聽到康熙說要親征,各議政王大臣都不同意,他們聯名奏報康熙他們的反對意見。

 

最後康熙御駕親征之事就在一片反對聲中平息下來了。

 

康熙十七年,八月十七日,康熙剛剛決定不御駕親征了,就傳來吳三桂中風且患赤痢,病死于衡州的大好消息。吳三桂一死,大局基本已定,接下來只要清理吳三桂黨羽和剿滅其餘兩藩王就行了。

 

康熙十七年十月三十日,一早紅光滿天,烏雅氏一早起來剛下地就不知何故腿一軟滑到在地上,頓時從腹部感到陣陣劇痛,低頭一看,一大片水漬。

 

「來人啊,來人啊…」充滿恐懼的烏雅氏大聲叫喚著外間的奴僕。

 

「主子,你這是怎麼了啊?」聽到烏雅氏的叫聲,秋月立刻奔進來,就看到烏雅氏抱著肚子跌坐在地上,地上一片水漬。

 

「秋月,我好痛啊,好痛啊…」

 

「主子,我去找太皇太后,你可撐住了啊。」秋月出門之後先讓永和宮一個奴才去請太醫,自己則跑到慈寧宮去找太皇太后。

 

當太皇太后聽到之後,握在手上的茶杯都被驚得摔碎了。

 

「蘇麻,我們也去看看吧。」奇怪了,烏雅氏這胎不是懷得挺好挺穩的嗎?怎麼突然就出事了?太皇太后可以肯定絕對不是有人加害,雖然現在是佟貴妃在打理後宮,但是後宮中依然遍佈了她的眼線,後宮任何事情都逃不出她的眼睛。既然不是有人加害,烏雅氏怎麼會突然之間出事呢。

 

當孝莊走進永和宮時,太醫已經在替烏雅氏看診了。

 

「太醫,這烏雅常在是怎麼回事?」

 

「回太皇太后,烏雅常在羊水已破,怕是要早產了。」

 

「什麽,早產,這才七個月多幾日而已啊?」

 

「蘇麻,你去安排穩婆。秋月,你找奴才們去燒點熱水。太醫,你給哀家留在這裡,等皇子出生替他好好看看。」早產一定會影響孩子的身體發育,只是這烏雅氏為何會早產那麼多日子呢?

 

永和宮所有人都忙碌起來,連太皇太后帶來的人手都加入了其中。而此時身在承乾宮的佟貴妃也沒有閒著,在聽到烏雅氏早產之後,立刻跟素言兩個人趕去永和宮,命宮中太監去稟告梁九功,至於皇上去不去永和宮就不是她能做主的事情了。

 

「奴婢給太皇太后請安,太皇太后吉祥。」

 

「是貴妃啊,你也來了啊。」

 

「老祖宗,這烏雅常在是怎麼回事?這才七個月怎麼就突然要生了。」

 

「哀家也不知道,我們就坐在外面等吧。」

 

不一會兒功夫,惠嬪、榮嬪、宜嬪都來了,她們可不是來好奇烏雅氏爲什麽早產的?她們倉促前來是爲了來看好戲的,順便看看烏雅氏生的是男是女。沒想到一到永和宮就看到一大堆人進進出出偏殿,而太皇太后和佟貴妃卻坐在正殿只是安靜地喝著茶。

 

「奴婢給太皇太后請安,太皇太后吉祥。」

 

「奴婢給貴妃娘娘請安,貴妃娘娘吉祥。」

 

「妹妹們也來了啊,起來吧,坐一邊吧。」

 

「貴妃姐姐,皇上知道了嗎?」聽著從偏殿傳來烏雅氏撕心裂肺地喊叫,宜嬪覺得她都有些受不了了,趕忙找些話題來說。

 

「本宮讓人通知皇上了。」

 

佟貴妃這話一出引起了孝莊的讚賞,孝莊微微看了眼佟佳,覺得這幾個佟佳的表現越來越得體,越來越像一個貴妃了。

 

其他幾人也明白了,貴妃通知了,但是皇上來不來就不是她能干涉的事情了。

 

康熙一下朝,梁九功就將佟佳讓人傳達的話告訴了康熙。

 

「什麽?早產。」這烏雅氏搞什麽,這才幾個月,孩子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永和宮還有什麽人在?」

 

「啟稟皇上,太皇太后、佟貴妃、榮嬪、惠嬪、宜嬪都在。」後宮幾座大山基本都在了。沒想到這個烏雅氏生個孩子還能搞得如此大的動靜。

 

「起駕永和宮,朕也去看看。」原本不想去理會的,但是發現不僅皇祖母在,就連表妹和目前宮中分位最高的那幾個也在,康熙決定還是去看看。

 

當康熙跨入永和宮中時,就只看到了表妹開心地抱著一個繈褓笑得很幸福。

 

「皇上駕到。」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聽到皇上到了,一屋子的人都給皇上跪下了。佟佳因為抱著新生的小阿哥不方便,只是微微行了個禮。

 

「孫兒給皇祖母請安,皇祖母吉祥。」康熙看到孝莊先給孝莊行了個禮,然後轉頭好奇的看向佟佳手中的繈褓。

 

「皇上,這是你剛剛出生的小阿哥。看長得多可愛,白白淨淨的。」

 

「皇上,烏雅妹妹生產辛苦了,皇上可要好好獎賞她啊。」這個孩子她佟佳氏要定了。從佟佳第一眼看到小阿哥,就覺得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親切感,仿佛這個孩子就應該是她的孩子。

 

「嗯嗯,朕一定好好嘉獎她。」康熙細細地端詳著佟佳懷中的孩子,的確長得很白白淨淨、看上去就很可愛,就是身體小了點瘦了點。

 

「皇祖母,小阿哥看起來小了點瘦了點。」

 

「皇上,這孩子畢竟是早產的。身子嬌小也很正常,估計那小身板都沒有發育完全就這樣出生了。至於有沒有什麽疾病就等一會兒太醫出來診治下。」太皇太后這話剛說完,太醫就走出了偏殿。

 

「奴才給皇上請安,給太皇太后請安,給貴妃娘娘請安…」還沒等太醫一個個請安完畢,康熙就不耐煩了,揮揮手讓太醫起來。

 

「起來回話。」

 

「啟稟皇上,小主身子無大礙,只是生產疲勞暈了過去,一會兒就會醒了。」

 

「那你過來給小阿哥看看,小阿哥早產對他身體有沒有影響。」

 

佟佳將懷中的小阿哥交給身邊的奶嬤嬤,讓太醫給小阿哥好好檢查下。

 

「啟稟皇上,小阿哥無任何先天性疾病,只是身子目前比較虛弱,以後經過調養會好的。」這可真是少有的奇跡啊,一個七個月的嬰兒,竟然全部都發育完全,只是身子嬌弱了些。

 

「真的,小阿哥沒事就好…身子嬌弱以後可以好好調理。」聽到小阿哥沒任何疾病時,佟佳覺得自己終於放下了一顆緊繃的心,忍不住臉上泛起了一抹喜悅的笑容。

 

康熙看了眼表妹那發自內心的笑容,突然覺得眼前這個才是他所熟悉的表妹,看著佟佳的一顰一笑,康熙做了個重大的決定,他一定不會知道他的這個決定後來改變了他的一生牽絆了他一輩子。

 

「那就好。所有伺候的人都有賞。梁九功,傳朕旨意,烏雅氏生育皇子,功不可沒,從即日起冊封為貴人,賜號‘德’。」


   
评论
热度(6)
本人懒癌患者!文会慢慢填,不要指望我速度快!挖坑是强项,填坑是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