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乔家的喵咪酱

君心難測03

第三章  懷孕

 

慈寧宮

 

「格格,剛剛從承乾宮傳來的消息,說貴妃娘娘小產了,腹中小阿哥沒能保住。貴妃娘娘撞破了皇上寵倖烏雅氏情緒激動因此才滑了胎。皇上醒來后也沒有一句安慰的話就離開了承乾宮,貴妃娘娘現在還昏迷著。」蘇麻跑到孝莊身邊附耳在其耳邊詳細述說了剛聽到的消息。

 

「這個烏雅氏,辦事倒是個伶俐的。那麼快就爬上了龍床,而且還讓哀家有了額外的驚喜,省了好多心,這不一箭三雕了嗎。」孝莊原本就不打算讓佟佳把皇子生下來,這下倒好玄燁自己害了佟佳掉了這個皇子,怕是他和佟佳之間這個心結是再難解開了。

 

「格格,我是擔心啊,皇上他回去細想后一定會知道所有事情都是你安排的,這恐怕會傷了你們祖孫之間的感情啊。」孝莊做的所有事情,蘇麻都清楚她那是爲了康熙好,爲了大清江山的穩定。但是這些手段也會破壞了那些原本在後宮就薄弱的親情啊。

 

「蘇麻,你太小看咱們皇上了,他可不是以前那個黃毛小兒了。他在寵倖烏雅氏時怕是就已經猜到了是我安排的。至於之後的貴妃小產,本就是意外,皇上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說是哀家做的。加之貴妃小產的終極原因還是他自己,皇上是不會來責怪哀家的,他也沒有面目來責怪哀家。」

 

「可是格格,貴妃娘娘未免也太可憐了。太醫說,近幾年貴妃不斷的小產傷了身子,如果不好好調理,怕是懷孕無望啊。如果再小產一次的話,怕是連命都保不住了啊。」後宮的女子真的是全天下最可憐最可悲的女子了。

 

「不能懷孕才好,佟貴妃既不能死也不能生下皇子,後宮絕對不能出現擁有佟氏一脈血統的皇子。蘇麻,在後宮那麼多年,難道你還看不透嗎?佟氏一脈的皇子就是太子的威脅。皇上雖然不像福臨和太宗,但是在面對佟貴妃時還是會有所偏差的,畢竟皇帝擁有佟氏血脈,他對佟家的感情始終都是不一樣的。」佟Y頭啊,你不要怨老祖宗,這一切都是爲了我大清江山的長治久安啊。

 

「哎,那格格,烏雅氏怎麼安置?」

 

「傳哀家口諭,封烏雅氏為答應,賜住永和宮偏殿。另外,找人告訴烏雅氏,只要她能儘快生下個皇子,永和宮正主子的位置早晚會是她的。」孝莊將對烏雅氏的安排告訴了蘇麻后,揮揮手讓她先下去辦事。

 

-----------------------------------------------------康熙離開承乾宮后-----------------------------------------

 

康熙在出承乾宮回乾清宮的路上,越想越覺得今天這個事情太蹊蹺了。皇祖母賜個女人沒什麽稀奇,但是爲什麽不直接安排到乾清宮來,要如此大費周章地放在承乾宮。而且,還那麼碰巧地讓朕遇上,然後又那麼巧合的是剛好表妹被叫去了慈寧宮,朕又剛好巧合的喝了些酒就這麼糊裡糊塗寵倖了那女人。所以一個巧合的話朕還可以當是意外,但是那麼多個巧合同時發生怎麼看都覺得是有人在故意安排。皇祖母對朕的行蹤軌跡還真是摸得一清二楚啊。

 

乾清宮

 

一回到乾清宮,康熙坐在龍椅上反復思索,突然霎時睜開眼眸,眼底有著肅殺之氣。

 

「梁九功,查一下那個烏雅氏的背景,朕要知道她和太皇太后有什麽淵源?」

 

「喳,奴才這就去辦。」

 

「傳令下去,沒有朕的命令,誰都不許進來。」

 

梁九功出了大殿之後,康熙一把將御案上的東西掃落一地。

 

「皇祖母,你爲什麽要這麼做?你爲什麽非要破壞朕跟表妹之間的感情。失去的這個孩子永遠都會成為朕和表妹之間打不開的心結,這就是你的真正目的吧。至於孩子,是朕令到表妹失去這個孩子的,你讓朕有何面目面對她。」

 

「至於烏雅氏,如果她是個好的、安份的,你想讓朕寵著她,朕就如你所願。但是如果她不懂得安份守己的話,朕絕對不介意讓她生不如死…」

 

「朕的皇兒,我可憐的孩子……都是皇阿瑪的錯……」想到自己和表妹所共同期待的那個皇子就這樣沒了,康熙心中多少還是有些心疼的。

 

一個時辰之後,梁九功回來了,看到一室的亂象,趕忙讓人進來收拾。在小太監們打掃的時候,梁九功拿出他調查完的結果呈給康熙過目。

 

「烏雅氏,隸屬於滿洲鑲藍旗,祖父額參曾任太宗時期的禦膳房總管,父為護軍參領,這可是正三品的武官啊。以她這個身份入宮選秀女都夠資格了,爲什麽會是宮女呢?按常理其家族應該本屬於下五期包衣,但按其父目前的職位已經很明顯提升了他們家族的勢力,這其中怕是少不得有太皇太后在背後的關照吧。烏雅家跟太皇太后是什麽關係?你查出來了嗎?」一介包衣出生竟然能得到太皇太后如此大的照應,而且太皇太后沒有讓她從選秀直接進宮,反而是從小選入宮,入宮之後就被直接派去了慈寧宮,在慈寧宮待了四五年的時間,想來必是得到了太皇太后的親自調教,怕是這背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啊。

 

「奴才該死,查不出…」這事關慈寧宮那位,哪是他這個小太監能查得出的啊,這其中的淵源怕是只有太皇太后身邊的蘇嬤嬤才知道吧。

 

「你先退下吧。」康熙想要一個人安安靜靜地仔細琢磨下這其中的奧秘。

 

「皇上,剛剛太皇太后差人傳了口諭,封了烏雅氏為答應,賜住永和宮偏殿。太皇太后也讓蘇嬤嬤親自帶了補身的藥材去承乾宮看望貴妃娘娘。」咱家當初果然沒看錯啊,給了烏雅氏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這個烏雅氏背後有太皇太后在,怕是將來必是這永和宮的正主啊。

 

「貴妃醒了嗎?」康熙翻閱著御案上的奏摺,隨口問道。

 

「剛剛收到的消息,說貴妃娘娘還昏迷著。」貴妃主子這次打擊可不小啊,醒來還不知道怎麼樣呢?皇上這是在逃避啊。

 

「你替朕去看望下貴妃,去私庫找些上好的藥材帶過去。看到貴妃安然無恙了再回來。」怎麼還昏迷著,表妹不會有什麽事吧。

 

「喳,奴才領旨。皇上有什麽話要奴才轉告貴妃娘娘嗎?」再好的藥材怕是都難以彌補貴妃娘娘心裡的傷痛啊。

 

「你就替朕傳達下,讓貴妃好好休養生息,切勿傷懷。」康熙也知道這話說了也等於白說,表妹又怎麼可能不傷心。但是表面的關心之言還是需要的。

 

「喳,奴才這就去。」梁九功行禮起身後退出大殿。

 

 

承乾宮

 

昏迷了數個小時的佟貴妃終於悠悠轉醒,佟佳一醒來就先是看到素言一臉心疼的樣子,然後就看到了跪著的太醫,佟佳下意識地撫摸著自己的小腹。

 

「素言…小阿哥…他沒事吧…」佟佳伸手緊緊抓住素言的手,希望借此安定她那不安的心。

 

「主子,你小心著點身體…奴婢該死,小阿哥沒保住…」感覺到佟佳那緊緊抓著她的手,素言真擔心佟佳一會兒受不住知道自己小產后的打擊

 

「我的孩子,我的皇兒…都是額娘不好…都是額娘沒有保護好你…」聽到素言的話之後,佟佳果然情緒一激動悲從中來,眼淚不住的流了下來。

 

「主子,你現在的身子虛弱,可不能再激動了啊…」都是烏雅氏那個賤婢害得,她害死了小阿哥害得娘娘那麼傷心,卻被封了答應,這還有天理嗎。

 

「貴妃娘娘,您可得保重身子啊,需靜養…不然怕是會落下病根啊…」御醫看到好不容易清醒的貴妃又情緒激動趕忙勸阻,貴妃這身子可精貴啊,要是出了什麽事,他可擔待不起啊。

 

「御醫,你這話什麽意思?給本宮說清楚。」佟貴妃聽出了御醫話中有話,接過素言遞來的帕子擦拭了下眼角,聲音有些顫抖地問著御醫。

 

「娘娘,你之前就小產了好幾次,這次小產傷了身子需安心靜養,如若不然怕是難再有孕。娘娘您切勿再哀思過度啊。」後宮的女人,沒有了孩子也就意味著未來沒有了希望。太醫也為佟貴妃感到惋惜啊,好好的小阿哥就這樣沒了,真真是可憐見的。

 

「是啊娘娘,好好休養,咱們來日方長啊…」孩子可以再有,現在最關鍵的還是主子的身子要緊啊。以佟家的勢力,主子就算是無子在後宮也無人能撼動她的地位。只要主子在這後宮一天,就是佟家的希望。

 

「御醫,你的意思是說本宮以後都很難懷孕。」難道她這一生都註定無子嗎?

 

「怕是這樣…起碼近幾年是不可能了。至於以後也不是不可能,一切全看娘娘自己如何調養了。」這種事情誰都說不准,只要貴妃身子無恙了,想有孩子還是可以的。

 

「本宮明白了,你且先下去吧,你若盡心為本宮調養,本宮痊愈后必定有賞。」佟佳揮了揮手讓御醫先下去了,她還有事情要處理。

 

御醫走之後,佟佳讓素言扶著她到偏殿去休息,然後留下奴才將正殿打理乾淨。

 

「素言,皇上呢?烏雅氏呢?」佟佳在親眼看到玄燁寵倖其他女人的那一刻開始,她就決定以後做個規規矩矩的後妃,再也不對他的皇帝表哥用情了。帝王無情,她早該看清楚看明白的。

 

「娘娘,剛剛蘇嬤嬤親自來了,帶來了太皇太后的口諭,封了烏雅氏為答應,搬去永和宮偏殿住了。至於皇上,在娘娘昏迷時知道了您小產原因之後就離開了,沒有留下半句安慰的話語,就只是囑咐奴婢好好照顧娘娘。娘娘,聽奴婢一句勸吧,不要對皇上用情,那樣受傷的只會是你自己。」皇家無真情啊,不是每個帝王都會像先帝那樣,也不是每個後妃都如董鄂妃那麼好命能得到帝王真情啊。對帝王用情,結果就如孝康章皇后那樣,得不到帝王愛而鬱鬱寡歡紅顏早逝啊,娘娘不能再步她姑姑的後塵了。

 

「本宮已經想明白了,從今以後,本宮就只爲了我佟氏一族而活。至於皇上,本宮會做到一個貴妃應盡的責任,只要本宮規規矩矩皇上挑不到本宮的錯處,皇上是不會動本宮一絲一毫的。至於烏雅氏,從太皇太后把她安排在本宮身邊的那一刻開始,本宮就知道她早晚會是皇上的人,太皇太后的意思很明顯,想讓她在本宮身子不便時伺候皇上。現在既然已經木已成舟,本宮也沒什麽好怨恨的,本宮傷心的不過是本宮孩兒的慘死。」佟貴妃身在後宮多年,又是從小被孝康章皇后養在身邊的,生在後宮該如何處事難道她還不清楚嗎?以前的她只是對她的皇帝表哥還存有一份感情,而現在什麽都沒有了,她也看透看明白了。在這個後宮最不需要的就是感情。

 

「娘娘,您能想明白當然是最好了。那烏雅氏,娘娘你要怎麼處理?」畢竟現在烏雅氏是後宮的一份子了,背後又有太皇太后在,怕是不好對付啊。

 

「素言,去挑些上好的珠寶首飾綾羅綢緞給烏雅氏送過去,并找人把本宮內室的那張臥榻一併送過去。就說是本宮賞賜,讓她以後好好地用心‘伺候’皇上。」佟貴妃故意加重了‘伺候’兩字,心中忍不住的升起股鄙夷之色。

 

「反正那張臥榻放著只會膈應本宮,還不如賞賜給烏雅氏順便也膈應下她。本宮賞賜的東西她即使不愛用,也不能毀掉丟棄,那臥榻就算她放著不用,看到了怕是心中也不會好過。本宮就是要讓她一輩子都記著她是如何上位的,她是踩著本宮孩子的屍體上位的。」只要她有一分不舒坦,她也不會讓烏雅氏舒舒服服過日子的,她們兩人之間註定了對立。

 

「娘娘,奴婢這就去辦。」娘娘這樣做才正常啊,雖然不能拿烏雅氏怎麼樣,但是膈應下她也算是出了口惡氣。看到佟貴妃終於恢復正常,素言也就放心了明白佟貴妃是真的看透想明白了。

 

就在素言預備退出偏殿房間的時候,屋外想起了宮女的聲音,說梁九功帶著皇上的賞賜過來拜見貴妃。

 

「素言,扶本宮出去吧。那事情你讓人著手去辦,越快越好,順便讓內務府為本宮張羅著重新修葺下正殿,理由就是本宮覺得屋子風水不好害得本宮小產,屋內所有東西全部給本宮換新的。本宮這些日子就歇在偏殿。」她之所以要把動靜弄得那麼大就是爲了讓她的皇帝表哥知道她心裡不舒坦,這樣皇帝表哥至少會爲了讓她消氣而冷一冷烏雅氏吧。她要讓烏雅氏知道,誰才是這個後宮真正的主子。

 

「奴才給貴妃娘娘請安,貴妃娘娘吉祥。」梁九功看到貴妃入正殿急忙給貴妃請安,但是只行了半個禮就被貴妃叫起了。

 

「梁公公不用行禮了,皇上有何吩咐直說就可,本宮身子不爽太醫著本宮安心靜養,本宮也實在不方便接待梁公公。」

 

「是奴才該死,奴才應該體諒娘娘身子虛弱,主動去偏殿探視娘娘的,怎能勞駕娘娘您親自出來接見奴才呢。」哎,這貴妃娘娘啊,怕是在生皇上的氣。皇上啊,你這可是苦了奴才了啊。

 

「梁公公您是皇上身邊的紅人,本宮出來見見您也無可厚非。換句話說,梁公公不是替皇上來承乾宮辦事的嗎?本宮又怎麼能虧待了梁公公。」佟貴妃頗有深意地看著面前的梁九功,這個皇帝表哥身邊的總管太監,他的一句話在皇帝表哥的心中還是有一定的用處的,既然要讓皇帝表哥知道她在生氣,那麼梁九功無疑是最好的傳話筒。

 

「奴才是替皇上帶來了珍貴的藥材來探視貴妃娘娘的,皇上讓娘娘好好休養生息,切勿傷懷。」梁九功覺得在承乾宮待著壓力好大啊,貴妃是和皇上不痛快,卻非要拿自己來做那磨心石。咱家還是早早的辦完事情回乾清宮吧。

 

梁九功揮了揮手讓後面跟著的小太監把皇上的賞賜放在桌上,素言在走過去清點下東西之後塞了個鼓鼓的錢袋子給梁九功。

 

梁九功墊了墊那沉沉的袋子,感受著其厚實的重量,知道其數目相當可觀,佟貴妃果然出手闊綽大方啊。

 

「梁公公趕著為本宮張羅著這些藥材怕是還沒有用過晚膳吧。素言,讓人賞賜梁公公一席酒菜,就算是本宮的賞賜吧,也當是本宮替皇上犒勞下梁公公。還有讓人拿來之前皇上送來的外邦進貢的上好青梅釀的酒讓梁公公帶些回去慢慢品嘗。哎,本宮現在既然已無身孕了,這些梅子放著也是浪費了啊,就都賜給梁公公吧。」

 

「梁公公就留在承乾宮慢慢享用晚膳吧,本宮這就奉皇上的命令回房好生休養。」

 

「奴才恭送貴妃娘娘,謝娘娘賞賜。」佟貴妃的用意以及那話中的深意,梁九功又怎麼會不明白。所謂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軟,這差事啊,就算不看在貴妃的薄面上,看在這厚厚的錢袋子,和一會兒的那頓豐盛的酒菜,梁九功也會為貴妃辦好的。更何況貴妃想要的結果怕是也真合皇上現在的心意,他何樂而不為呢。

 

-----------------------------------------------------偶是時間的分割線-----------------------------------------

 

康熙十七年五月初一,投降之水師將軍林興珠為康熙獻上了破岳州之策。因此這幾日前朝格外忙碌,康熙也有多日未入後宮了。在這一個多月來後宮也不甚平靜,由於承乾宮里這段日子的大動靜,後宮現在是謠言傳得滿天飛。本來所有人只知道佟貴妃小產了,但是卻不知其中的原由。現在這下可等於是全部攤開了,後宮所有人都知道皇上寵倖了佟貴妃身邊的一個宮女,剛好讓貴妃撞破,結果貴妃一激動就小產了,原本好好的小阿哥就這樣沒了。

 

貴妃生氣于皇上趁她不在,偷吃她的窩邊草,要求內務府將承乾宮正殿裡裡外外重新修葺,美其名曰是嫌風水不好害她滑了胎,實際上卻是厭惡皇上在她宮裡寵倖其他女子,這女子還是她身邊的人。

 

而後宮眾人這下才算是明白了新封的烏雅答應的來路,原先只是以為是個新進的小主,大家并沒有特別關注她也都沒有多想,沒想到原來是個吃裡扒外的主啊。瞬間,烏雅氏就成爲了後宮女人的對付目標,不單單是因為她是皇帝的新寵,還因為她上位的行徑太過卑劣讓人不齒。

 

後宮中目前在貴妃以下身份最高、最得寵的那幾位更是對烏雅氏的行徑表示唾棄,榮嬪、宜嬪、惠嬪三人今天剛好得空就聚在了御花園的涼亭里嘮嗑。

 

「姐姐們,你們說,我們要不要一起去看望下貴妃娘娘。」

 

「宜妹妹,我看我們還是過幾天去的好。據說這次貴妃娘娘傷了身子,短期內都不太可能有孕,太后、皇上都讓貴妃娘娘好好靜養,我們這時去恐怕會打擾了貴妃娘娘靜養。」榮嬪覺得這個時候是她的好機會,她之前給皇上連生了六個孩子,可是只活下來了兩個,皇上最近都有點厭棄她了,如今貴妃短期內剛好不能生孕了,如果此時得到皇上寵愛,自己能再生個小阿哥,那麼地位必定會更加穩固。

 

「這貴妃娘娘啊,可真是養了個白眼狼呢,就這樣讓個上不了檯面的包衣奴才進入了後宮不止,還連累了自己滑胎。這小阿哥真是可憐見的啊,就這樣好好的讓個包衣奴才給弄沒了。」惠嬪其實并沒有替佟貴妃感到惋惜,相反還覺得這胎滑的好,畢竟佟貴妃真的生下個阿哥對誰都沒有好處。至於烏雅氏的行徑對於滿洲大家族出生的她來說的確看不過眼,才忍不住諷刺幾句。

 

「惠姐姐說得是啊,這後宮啊,最近的確是烏煙瘴氣的。仗著太皇太后年紀大了,貴妃娘娘又懷著身孕操不得心,下面那幫奴才個個有樣學樣,都以為自己能成為第二個烏雅氏得皇上青睞。妹妹前幾日才在宮裡狠狠地教訓了幾個不長眼的奴婢呢。」宜嬪一說到烏雅氏就想到前段時間,皇上來自己宮裡時親眼被自己撞到有幾個不長眼的奴婢打扮的花枝招展想要魅惑皇上,當時可把她氣得啊,她倒是挺同情佟貴妃的遭遇。換個角度想想如果是自己配上這事估計那反應比現在的佟貴妃更激動吧。

 

「是啊,不要說現在那些奴婢個個蠢蠢欲動,就連我宮裡那幾個上屆選秀留了牌子的秀女們啊,也個個不安分,有的就只被皇上寵倖過一兩次而已,就蹦跶著整日想著勾引皇上。」榮嬪最近也心情很不好,先不說皇上已經好久沒有來找過她了,有時候難得來她宮裡一次還被那些個狐媚子給勾搭去。

 

「姐姐們,那個站在荷花池邊的就是那個烏雅氏了,妹妹在御花園撞到了她幾次了。她倒是臉皮真夠厚的,搞得後宮烏煙瘴氣還不懂得避忌下,還敢出來晃悠,難不成還想偶遇皇上不成?聽說皇上就上次在承乾宮寵倖了她一次之後,再沒寵倖過她。更何況貴妃娘娘還氣著呢,皇上無論如何都還是顧及著貴妃娘娘的,沒寵倖她也是很正常,可看她那個樣子就是個不安分的主。」宜嬪指著御花園涼亭邊上的荷花池邊站立的美貌女子,心中忍不住的冒著酸泡泡。這烏雅氏長得還真是美豔動人,難怪能魅惑到皇上不顧貴妃的面子,就在貴妃宮中寵倖了這女人。

 

「一看就是一張狐媚子的臉。妹妹們,我們不如去跟烏雅答應打個招呼。」榮嬪對著惠嬪和宜嬪說著,起身整理了下儀容由自己的貼身宮女攙扶著慢慢走向烏雅氏。

 

惠嬪和宜嬪一看到榮嬪的動作立刻明白是去給烏雅氏個下馬威的,兩人立刻精神振奮,整理下旗裝也挽著自己的宮女去看戲去了。

 

快走到烏雅氏的身邊時,榮嬪故意放手讓手中的繡帕隨風飄落在距離烏雅氏不到一公分的地面上。

 

「你…快幫本宮把地上那絲帕撿起來…那可是太皇太后賞賜的…」榮嬪手指著烏雅氏,故意忽視她那一身小主的衣飾,就當她是一般的宮女,命令其為自己做事。

 

「奴婢見過榮嬪娘娘、惠嬪娘娘、宜嬪娘娘,娘娘吉祥。」烏雅氏身邊的貼身宮女秋月看到榮嬪以及後面跟著的惠嬪和宜嬪趕緊行禮,心中大感不妙,這怕是來給自己主子一個下馬威的。

 

三人也不叫起,就任由那奴才跪著。榮嬪深深地仔細地將烏雅氏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年輕貌美體態纖細,面容豔麗卻眼含傲氣。哼,傲氣,一個包衣奴才還在她這主子面前表現出傲氣,還真把自己當這後宮的主子了啊。

 

「你這奴才怎麼站著不動啊,快點幫本宮把那條絲巾撿過來。」你越是不肯給本宮跪,本宮就越是要讓你跪下。

 

「啟稟娘娘,這位是新進宮的烏雅小主。這些活還是奴婢來做吧。」小主現在地位低下不適合跟她們起正面衝突,以後有得是機會。

 

眼看秋月預備幫著烏雅氏去撿那條絲巾,榮嬪身邊的宮女連忙過去一腳踩在了秋月的手上,阻止她的手碰到那絲巾。

 

「你給本宮老老實實待著,本宮就是要她給本宮撿。」這個烏雅氏果然目中無人,現在還只是一個答應就敢在自己面前擺起了主子的譜。

 

榮嬪再次伸出手指,指著烏雅氏命令道。身後的惠嬪和宜嬪拿著帕子偷偷掩著嘴角的笑意。

 

烏雅氏依然紋風不動,氣得榮嬪都想上前掌刮她。就在榮嬪氣得直跳腳升起手臂預備給烏雅氏一巴掌時,烏雅氏眼尖地瞄到了一抹明黃色就在他們後面不遠處。不但沒有閃躲,還快步走了上去接上榮嬪那打下來的一巴掌。

 

榮嬪這一掌是沒有預料到烏雅氏會沒有閃避的,力道可謂是完全沒有收住,一巴掌下去不但臉紅了半邊,腳還因為踩在榮嬪掉在地上的絲帕而滑了下,就這樣直接掉到了荷花池中。

 

康熙是親眼看見榮嬪手揮下去的,也是親眼看見烏雅氏掉到荷花池中的,連忙讓身邊的侍衛下去救人,自己則站在岸邊惡狠狠地看著榮嬪三人。

 

「榮嬪,剛剛發生的事情,你有什麽解釋?」雖然他最近很少入後宮,卻沒想到後宮如今變得如此烏煙瘴氣。光天化日之下,一群人就敢如此囂張的欺負那些分位低的人,這要是暗地裡呢,還不知道使些什麽陰毒的手段呢。

 

「皇上,奴婢是不小心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榮嬪一下子就給康熙跪下了,她當時自己都蒙掉了,而且她一直覺得烏雅氏應該會閃避的,誰知道她竟然沒避開。

 

「這次朕就當你是不小心,罰你禁足三個月自己反思。你們倆也是,各禁足一個月。還不快回去閉門思過,難道還要朕讓侍衛押你們回宮。」爲了一個小小的答應,還沒有必要和三個嬪位的妃子過不去,小以懲戒就行了,真相根本無所謂。

 

「小主…小主…你怎麼樣了?醒醒啊…」當侍衛將烏雅氏救起之後,秋月就趕緊撲到烏雅氏身邊,發現她已經昏迷了。

 

「梁九功,傳太醫。你給朕帶路回你主子寢宮。」康熙看到烏雅氏原本嬌豔的臉龐紅腫了一大片,嘴邊還隱隱有些血絲,整個人從荷花池里撈出來開始就一直陷入昏迷。立刻打橫抱起她指揮梁九功和秋月做事。

 

回到永和宮偏殿,康熙剛將烏雅氏放在床上之後,太醫就到了。

 

太醫給烏雅氏把了下脈,臉上漸漸浮起了喜色,一疊疊地道賀聲就這樣衝出了口。

 

「奴才恭喜皇上,賀喜皇上,小主這是喜脈啊。雖然脈象微弱,但是卻是喜脈無疑啊。」

 

「喜脈…多久了…」不會吧,朕記得,朕就只寵倖過這個女人一次,她這樣就有了。

 

「脈象微弱,應該是一個月多幾日吧,此時特別需要注意。其餘,小主只是些皮外傷沒有大礙,一會兒微臣開些安胎藥給小主保胎,再開些驅寒的藥物讓小主服下就沒事了。」奇怪了,皇上的表現怎麼如此不同于以往,難不成這不是龍種,應該不可能啊。

 

「一個月多幾日…」康熙喃喃自語,心中暗想不會是剛好就那一次,就有了吧。這要是表妹知道了估計更是要惱恨死他了。這一個多月他都不敢踏進承乾宮,就怕表妹還在生他氣。

 

「梁九功打賞…你好好照顧你家主子,朕以後再來看她…」康熙看了眼床上昏迷的烏雅氏,讓梁九功按照制度賞賜,然後轉身離開永和宮。

 

二個時辰之後,烏雅氏醒了過來,秋月趕忙扶起她。將事先準備好的安胎藥遞給烏雅氏。

 

「小主,你剛剛可嚇死奴婢了。這是太皇太后讓人給你的安胎藥,你先服用了吧。太皇太后特別囑咐奴婢告訴小主,一定要警惕有人加害你。」

 

「你不知道,剛剛那一幕多驚險啊,還好小主你聰明讓皇上撞了個正著。榮嬪他們三個被皇上禁足了。而且皇上已經知道小主你有了身孕,皇上剛剛還賞賜了很多東西給你呢。」

 

「是嗎?榮嬪他們幾個是自作孽不可活,誰讓她們非要來惹我的,那我就將計就計,不但讓皇上知道了我有孕的這件事,也能順便教訓下那幾個人,這就是她們小看我的下場。」烏雅氏一口氣將那碗黑乎乎的安胎藥喝了下去,將碗遞給了秋月,從秋月手上接過帕子輕拭嘴角。

 

「兒子,你一定要平安長大,額娘一定會護你周全。」烏雅氏溫柔地撫摸著自己的小腹,這是她第一個孩子,而且是她最重要的孩子。這個孩子能帶給她的不僅僅是第一次當母親的喜悅,還能幫助她在這後宮站得更穩。她沒有良好的家族背景,那麼只能母憑子貴,這一胎必須是個兒子。

 

當日晚上,皇上就下旨,進封烏雅氏為常在,隨後太皇太后、皇上都賞賜了不少東西。一夜之間,烏雅氏成為了皇帝的新寵并懷有龍種的消息傳遍了三宮六院。把榮嬪、惠嬪、宜嬪給氣得在房裡摔碎了不少瓷器。她們這是著了烏雅氏的道啊,給她做了個梯子接近皇上。

 

而在承乾宮,情況又不同了,佟佳聽到這消息的時候,顯得格外的冷靜,冷靜到連他身邊的大宮女素言都覺得驚訝。

 

「素言,烏雅氏有了身孕這是個好事啊,宮中終於又要有孩子了。最近本宮身子也養得差不多了,明日也該正常去慈寧宮給老祖宗請安了。準備點好的藥材,本宮要好好給烏雅氏補補。務必讓她生下一個健健康康的小阿哥。明日,我們給老祖宗請過安之後就去永和宮看看烏雅氏吧。」

 

「娘娘,你這是…奴婢不明白…」她主子怎麼如此與眾不同,聽說榮嬪、惠嬪、宜嬪氣得砸了不少東西,怎麼她家主子不但不生氣還想著要給烏雅氏補身子。

 

「素言,你想想是烏雅氏懷孕好還是宜嬪懷孕好…你可不要忘了宮裡的規矩,而且這個孩子懷得時間還很微妙,你覺得皇上心裡會作何想法?」

 

「娘娘,原來如此,奴婢明白了。」素言細細地琢磨著佟貴妃說的話,突然醒悟過來她家主子想做什麽。

 

「本宮現在不但不惱烏雅氏,還要好好地保住烏雅氏肚子里的小阿哥。」


   
评论
热度(5)
本人懒癌患者!文会慢慢填,不要指望我速度快!挖坑是强项,填坑是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