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乔家的喵咪酱

君心難測02

第二章  烏雅

 

康熙十七年二月二十六日,皇后鈕鈷祿氏逝于坤寧宮。閏三月,謚孝昭皇后。

 

皇后薧逝又為平靜了很久的朝堂再次投下了一塊大石,加上最近吳三桂也不太平。康熙十七年,三月初一,吳三桂在湖南衡州稱帝。

 

康熙最近被朝堂上的政事搞得心煩意亂,此時根本無心再立后。康熙不肯立后,朝臣們勸不動他,自然紛紛將目光轉向了慈寧宮那位。沒想到這次孝莊老祖宗倒是一反常態站在了康熙這邊,反過來勸說朝臣先將立后之事暫緩,將精力放在除去吳三桂之事上。

 

康熙十七年閏三月二十七日,大將軍安親王岳樂奏聞,吳三桂親軍水師右翼將軍林興珠自湘潭來降。康熙命從優封林興珠侯爵,授建義將軍,留安親王軍前效力。終於在對抗吳三桂的這一場戰之中取得了關鍵性的進展。康熙心情大好,於是午時留下明珠等大臣在乾清宮用膳,君臣之間把酒言歡,慶賀已經可以看到曙光的勝利。

 

午膳之後,大臣們退下了,康熙原本想處理政事的,但是剛剛喝了不少酒,現在頭有點暈暈乎乎,康熙決定還是出去逛逛醒醒酒。

 

康熙就這樣一路逛著走到承乾宮門前,突然覺得好久沒來看表妹了,不如去承乾宮休息下,順便看望下表妹。

 

康熙走進承乾宮,并沒有看到平時這個時辰應該在軟榻上午休的佟貴妃,於是轉身問了個身穿二等宮女裝的女子。

 

「你家主子呢?」

 

「奴婢參加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女子看到是皇帝立馬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給康熙下跪行禮。

 

「起磕吧。貴妃人呢?」康熙走到軟榻上坐下,手揉著有些發疼的腦袋。不太耐煩地對著跪著的女子做了個‘起’的手勢。

 

「貴妃娘娘剛剛被太皇太后叫去慈寧宮品茶了。」女人畢恭畢敬的回答著康熙的問話。

 

聽到表妹不在,康熙現在又實在是頭疼難受的很,心想反正表妹不在,他不如在表妹宮中小歇會兒等表妹回來。

 

「那朕就在這等貴妃回來。梁九功,扶朕進去內室歇會兒。」

 

梁九功是誰啊,那可是康熙身邊的近侍,一聽貴妃娘娘不在而皇上看上去又不太舒服,心下立刻明瞭康熙會留在承乾宮小歇下。於是一早就侯在康熙身邊,康熙的話都還沒有說完,就立刻扶著搖搖晃晃的康熙入內室歇息。

 

「你去給萬歲爺拿一碗醒酒湯來。」走過那宮女身邊的時候還不忘吩咐下她做事。也就是這一瞥讓他看清了那宮女的面貌。

 

豔若桃花、嬌媚動人的臉,就算穿著宮女裝都掩蓋不了的那玲瓏有致的身軀,這種女子又怎麼可能是個簡單的宮女呢,早晚怕是會成為這後宮的主子。那張嬌俏的臉蛋雖沒有貴妃娘娘的精緻高雅,但比之如今正得圣寵的宜嬪娘娘也毫不遜色。梁九功很好奇這種姿色的女子怎麼會在承乾宮做二等宮女,而且他貌似還是第一次見到她。爲了聖駕的安全,梁九功決定盤問下這女子。

 

於是將康熙安置在床榻上之後,梁九功又折返回正殿,叫住了那個準備離去的女子。

 

「你暫且先回來,咱家有話問你。」

 

「奴婢見過梁總管,不知總管有何吩咐。」女子行了個簡單的宮禮,表面不卑不亢,早已沒有了先前對康熙的恭恭敬敬。

 

看到對方應對自己時的態度,梁九功就知道自己的猜測十有八九是對的,這女子果然不簡單,就不知她背後的主子是誰了?目的又是為何?

 

「咱家怎麼以前沒見過你?你是何時入宮叫什麽名字?」

 

「啟稟梁公公,奴婢烏雅氏,家系鑲藍旗包衣,家父乃護軍參領威武。進宮有三年了,之前是在慈寧宮伺候太皇太后。如今貴妃娘娘懷有龍種,前兩天太皇太后特派奴婢前來照顧貴妃娘娘。」

 

梁九功一聽是慈寧宮那位的人,心下立刻有絲了然。這女子表面上是太皇太后派來照顧貴妃娘娘的,實際上怕是太皇太后派來專門爲了服侍皇上的吧。唯一不明白的就是,太皇太后爲什麽不直接賜給皇上,偏要放在貴妃娘娘這裡。有太皇太后的這層關係在,這女子將來在後宮的地位一定不會低。心中有所計較之後,梁九功一改之前的態度,和善了許多。

 

「你不瞭解皇上的口味,還是咱家親自去弄醒酒湯,你替咱家留下來照顧皇上。」反正早晚是皇上的人,也會是這個後宮的主子,咱家還是給她三分薄面,還望她以後能記住咱家的這份人情。

 

烏雅氏也不推託,就這樣應承下梁九功的吩咐走進內室照顧康熙去了。

 

康熙躺在床上,翻來覆去頭痛欲裂。突然一塊帶著脂粉香味的冰涼錦帕覆上他的腦門,他頓時覺得頭沒有剛才疼了,腦子也清醒了不少。原本還以為是表妹回來了,轉過身先入眼的是一身宮女的裝扮,正準備好好呵斥下這個大膽的奴才時,抬頭看到了一張嬌豔動人的臉。

 

「皇上,你好些了嗎?用冰帕子覆一下頭會舒服點。」烏雅氏蹲下來跪在床前,伸手取下康熙頭上已經不再冰涼的帕子換上另一塊在冰水中浸泡著的錦帕。

 

康熙就這樣怔怔地看著她的動作,當她再次將錦帕覆于康熙的額上時,從康熙的視角剛好可以看到她微微敞開的胸口那大片白皙的酥胸,那衣服都包裹不住的玲瓏曲綫。

 

「你是什麽人?」康熙覺得眼前的女子很眼生,心中不禁回想著表妹宮中何時有過如此尤物。

 

「奴婢烏雅氏,是太皇太后兩天前派來照顧貴妃娘娘的。」烏雅氏跪在床前恭恭敬敬地回答康熙的問題,手上卻沒有忘記換帕子。

 

「太皇太后?」皇祖母這又是唱得哪一出啊?最近皇祖母做得事情越來越令朕費解了。表妹身為貴妃難道還會缺人照顧嗎,再說了不是還有佟家在嗎,佟家也不會虧待了表妹啊?而且皇祖母還是派了這樣一個尤物來照顧表妹,這是照顧表妹嗎?依朕看啊,給朕侍寢還差不多。等等,給朕侍寢……。原來如此,這才是皇祖母這麼安排的用意。那朕又豈能駁了皇祖母的好意。

 

腦中一番思考之後,身體比大腦更快反應,康熙一手壓住了烏雅氏放在他頭上預備拿下帕子的芊芊玉手,一手從床下將烏雅氏攔腰抱起趴在他身上。

 

「皇上……這是貴妃娘娘的臥榻…奴婢怎麼可以…」康熙這種舉動只要不是個傻子都知道他想幹嗎?更何況是烏雅氏這個背負著太皇太后命令的女人,她又怎麼會推拒康熙呢,她烏雅家的榮辱全在她一人身上。

 

「這紫禁城里的東西都是朕的,朕說可以就可以。」康熙一個翻身立刻就將烏雅氏壓在身下。

 

-------------------------------------------------------以下和諧中------------------------------------------------

 

傍晚時分,佟貴妃終於從慈寧宮回到了自己宮中。一踏入宮門,守門的小太監就稟告說皇上下午來了,到現在也沒有走。佟佳心中欣喜,心想皇帝表哥等她一下午了怕是應該也累了,現在應該會在內室歇息著,於是直接步向內室。可是當推開內室門繞過屏風后,佟佳愣住了,差點站不住腳,好在她身後的大宮女素言扶住了她這才防止了她摔倒。

 

「娘娘你這是怎麼了?不是皇上來了嗎?」素言還奇怪著剛剛一臉欣喜的主子這會兒怎麼看著像是受了很大的驚嚇似的。

 

將主子扶好了,順著主子的視線看過去,素言也立刻被驚到了,不同地是她的眼中充滿了氣憤,而她家主子的眼中則是充滿了悲傷。

 

「素言,扶本宮出去,本宮不想站在這裡。」她一直知道嫁給皇帝表哥,就不可能沒有這種事情發生。但是皇帝表哥寵倖其他女人時她可以假裝看不見,只要不是在她面前。可是這次不一樣,不但在她面前,還在她的床榻上。終究是她一人癡心啊,也罷也罷,從今以後,她就做個規規矩矩的貴妃,做個真正的後宮女人。

 

素言扶著臉色蒼白的佟貴妃來到正殿的軟榻上坐下,兩人剛坐下就看到了梁九功走了進來。

 

「奴才給貴妃娘娘請安,貴妃娘娘吉祥。」梁九功之前端著醒酒湯來的時候,康熙正在興頭上呢?於是梁九功也就悄悄離開了,想著特意晚點過來,萬歲爺也該起了吧。剛踏入正殿沒看到萬歲爺,倒是看到了臉色慘白的貴妃娘娘。

 

「梁公公請起。本宮身子不適,梁公公自便吧。」佟佳在軟榻上坐下之後覺得心口陣陣地揪著疼,接著就感覺著腹中一下子升起劇痛,佟佳心中有個不好的預感。

 

「娘娘,娘娘,你怎麼了?傳太醫,快傳太醫。」素言從佟佳出內室房間時就注意到她家主子渾身冰冷臉色慘白,眼睛看向佟佳下身,果然在月牙色旗袍下擺看到了絲絲紅色。

 

就在素言說完傳太醫之後,佟佳就昏了過去,下身的裙襬也被血染紅。

 

【兒子…兒子,你不要離開額娘啊!】昏死過去的佟佳心中只剩下了這句話。

 

前兩天術士才給娘娘算過,娘娘這胎可是個皇子啊,佟氏一脈等了多久的皇子啊。都是因為烏雅氏那個小賤人,害得娘娘動了胎氣,娘娘第一次懷胎滿三個月的,這如果娘娘和小阿哥有個萬一,烏雅氏一族就是死都賠不起。

 

「貴妃娘娘,您可不要嚇奴才啊,您可千萬不能有個萬一啊。」如果貴妃娘娘有個萬一,萬歲爺還不宰了他。不行,只有冒著生命危險去叫醒萬歲爺了。

 

梁九功急急忙忙地跑進內室,剛好撞到了聽到吵吵鬧鬧聲音出來看看的康熙。

 

「梁九功,你這規矩都到哪裡去了?外面什麽事吵吵鬧鬧的?」康熙本來就很生氣被人打擾了睡眠,這下又遇到了梁九功這個撞上來的無頭蒼蠅,當然忍不住就把氣撒他身上了。

 

「萬歲爺,貴妃娘娘她昏了過去…她…」還沒等梁九功說完呢,康熙就一把推開他,大步走向正殿。

 

康熙來到正殿時正好看到御醫在為佟佳診治,而佟佳衣服下擺和軟榻上染滿了血跡,康熙突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太醫,佟貴妃無恙吧…」康熙說這話時自己都覺得有些底氣不足。

 

「奴才該死、奴才該死,啟稟皇上,貴妃娘娘受了刺激,這剛懷胎滿三個月還沒過危險期就小產了。奴才該死,奴才保不住小阿哥了。」

 

「那貴妃如何?」果然,真如朕所料。

 

「貴妃娘娘這幾年不斷地小產還是傷了些身子,不過好好調養個幾年還是會好的。」太醫這說得算是相當樂觀的了,如果佟貴妃再小產一次怕是連命都保不住了。

 

「你先下去吧,好好替貴妃娘娘調理身子。」

 

「你們誰能告訴朕,貴妃是怎麼會受刺激的?」表妹可是很期待這個孩子的,朕也很期待這個小阿哥,結果卻弄成了這樣。

 

看著康熙沉下來的臉色,一屋子的奴才沒一個敢吱聲的,最後還是梁九功悄悄地在康熙耳邊附耳告訴他事情的來龍去脈。

 

剛剛太醫在診斷時,他就問了素言了,結果沒想到這罪魁禍首竟然是皇上他自己,這話換了誰都不敢回答皇上的。

 

康熙聽了梁九功彙報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之後,深深地看了佟佳一眼,眼中有著複雜的感情。

 

「素言,好好照顧你家主子,朕過幾天再來看她。」

 

「奴婢遵旨。」康熙起身離開承乾宮時,素言跪在地上,恭送康熙離開,可她的手卻緊緊握成拳放在冰涼的地面上。

 

皇上如此傷害主子,竟然連一句安慰的話都沒有。主子有多期待這個小阿哥她最清楚,怕是主子醒來之後一定會傷心欲絕的,皇上怎麼能如此的冷漠絕情。就算不看在夫妻一場的份上,就是看在表兄妹一場也留下來等主子醒了安慰她兩句吧。主子啊主子,你這是何苦啊?癡心一片,到頭來只有你一個人心傷啊。


2016-06-07
/  标签: ALL四同人
   
评论
热度(7)
本人懒癌患者!文会慢慢填,不要指望我速度快!挖坑是强项,填坑是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