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乔家的喵咪酱

君心難測

楔子

 

雍正十年二月

黃昏西下,夜幕即將降臨的時刻,大清入關后第四代皇帝清世宗雍正皇帝站在紫禁城最高的城樓上俯瞰整個紫禁城全貌,手裡拿著剛剛從准噶爾傳來的捷報面無表情地問著身邊的貼身太監蘇培盛。

 

「蘇培盛,你跟著朕多少年了?你覺得朕這一生可否成功?」

 

「奴才從萬歲爺6歲那年就開始跟著萬歲爺了,萬歲爺這一生當然成功,此時剛剛過完年准噶爾就有捷報來,這是個好兆頭啊,今年一定會萬事順利的。」跟著皇上這麼多年了,蘇培盛絕對可以算是最瞭解雍正的人之一。

 

「那你覺得朕這一生值不值得?」

 

「……」這要他怎麼回答,值不值得怕是只有皇上他自己最清楚了。自從去年皇后娘娘逝世之後,皇上比以前更冷漠更感到孤獨。這麼多年其實他一直知道皇上心裡的苦,只是再苦再難,爲了這大清的江山,皇上只得生生的吞下這些痛苦。看著最近幾年皇上的龍體越來越差,只可惜他只是個奴才人微言輕,就算想勸皇上保重龍體啊,也勸不住啊。哎,如果先怡親王還在的話就好了,起碼他的勸皇上還是肯聽的。

 

「你也答不上來吧。起駕回養心殿吧,朕還有很多奏摺要批閱。」也是,這問題是為難了這奴才了,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答案的問題,這奴才又如何能知呢?

 

「他們一個個都離開朕了,朕身邊現在只剩下你一個了。蘇培盛,你一定不准走在朕之前,不然朕就滅你九族。」將手上的捷報交給身邊的蘇培盛,轉身預備回養心殿。

 

「奴才遵旨,奴才一定會永遠伺候萬歲爺的。」就算將來皇上百年之後,奴才也會陪著皇上的。

 

 

-----------------------------------------------我是雍正十年的分割線-----------------------------------------

 

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

 

清世宗雍正皇帝愛新覺羅·胤禛在圓明園突然駕崩,由張廷玉從太和殿正大光明匾額后取出秘密立儲的錦盒并打開宣讀先帝遺詔,著皇四子愛新覺羅·弘曆登基為帝。皇帝駕崩為國喪,舉國默哀,而此時在聖祖爺十阿哥愛新覺羅·胤誐府邸卻發現了十四阿哥愛新覺羅·胤禵的身影。

 

「十四弟,你這些年過得如何?現在四哥也死了,當年奪嫡的兄弟也只剩下我們兩個了。這是八哥的骨灰,八哥當時只是說等四哥駕崩后讓我交給你,他說你知道該如何處理的。」那場奪嫡說到底他們誰都沒有贏,就是四哥最後這個勝利者最終也被那個皇位給早早累死了。

 

「不就老樣子,被四哥圈禁著,要不是此時是四哥喪期,弘曆放我出來為四哥奔喪,怕是我現在還在軟禁中吧。十哥你也好好保重吧,八哥的骨灰我帶走了,我們兄弟倆有機會再續吧。」現在四哥死了,他們的未來又不知會如何了?

 

「也是,十四弟你還是快走吧,不然要是被人發現,到時候你我倆兄弟還不知道又有什麽罪名加身了。」

 

爲了避人耳目,胤禵從十阿哥府的後門悄然離開。沒想到在門口遇到了早已等著他的蘇培盛。

 

「十四爺,奴才恭候多時了。」

 

「你怎麼知道爺在這裡?」胤禵完全沒有想到會在這撞到熟人,而這個熟人還是四哥身邊的總管大太監。

 

「十四爺不用知道奴才是如何知道您在這的,奴才只是來傳達先帝最後一道旨意的,傳旨完之後奴才就會去陪先帝了。」果然如先帝所料,八爺的骨灰盒一直在十爺手上。哎,先帝這是何苦要如此為難自己呢。

 

「四哥他…有什麽要你傳達給本王的。」有多久了,爺有多久沒有叫過四哥了,爺都不記得。怕是從小時候四哥只認十三是他弟弟那時開始的吧。

 

「先帝讓奴才把這塊玉佩還給八爺。先帝說:他累了,他已經把一切都放下了,也不想再有任何牽絆,他們之間兩清了。同時也讓奴才規勸十四爺,希望您不要再去打擾他的安寧。那奴才就告退了。」萬歲爺,奴才答應過您會永遠陪著您的,您等等奴才,奴才這就來。

 

拿著手中的玉佩,十四楞了大半天,連蘇培盛何時離去的都未察覺。

 

「呵,八哥,你如果在天有靈的話你睜開眼看看,這就是你所愛的那個人啊,他竟然想要切斷你們之間的一切。他難道當真恨你如此嗎?十三,你呢?你會不會像四哥那樣,同樣恨我如斯呢?」看著手中的那塊上等漢白玉製成的玉佩,一面雕刻著惟妙惟肖的竹子,另一面刻著一個禛字。十四知道這是當年八哥親手畫的竹子,然後讓工匠拿去雕刻的,那個禛字還是八哥親手刻上去的呢。

 

帶著蘇培盛給他的玉佩以及八爺的骨灰盒,十四快速騎著馬趕去清西陵泰陵——雍正皇帝的陵墓。在最靠近陵墓的一片竹林里,十四找了個可以面對著泰陵的方向,挖了個坑將八爺的骨灰盒以及那塊漢白玉的玉佩一起埋了起來。

 

「八哥,原諒弟弟沒法幫你實現和四哥同葬的心願。我相信,可以這樣看著四哥,你也該安息了吧。」

 

離開了泰陵之後,十四順道去了下十三的陵園,看到陵園四周有守衛把守,想到自己如今的身份,十四默默站在陵園大門外,看著莊嚴的陵園,忍不住想到了很多很多他們以前的事情。

 

「十三,四哥他駕崩了。他到死的時候都還恨著八哥,那你呢?你還恨我嗎?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我好想念我們小時候打打鬧鬧的時候,那個時候雖然我們倆三天一小鬧五天一大打,但是起碼那時的我們倆世界裡只有彼此。我不知道我還能活多久,如果有一天我也死了,你願不願意與我合葬呢?呵呵,怕是不願意的吧,因為你我之間從來都是我一廂情願的。」

 

十四在十三的陵園足足站了兩個時辰,直到天黑了才離開。

 

同一時間,宮中侍衛也發現了先帝身邊的總管大太監蘇培盛在自己房中上吊自縊。弘曆爲了表彰蘇培盛的忠心,決定讓他隨先帝入葬泰陵,永遠侍奉先帝。

 

而此時粘桿處首領手上也拿著一本蘇培盛留下的記事簿,在蘇培盛死之後,他在其房中發現的,這個東西連弘曆都不知道,而且上面記錄著先帝從幼時到駕崩的點點滴滴,粘桿處覺得這本東西絕不能留存下來,於是決定將其銷毀。


2016-06-07
/  标签: ALL四同人
   
评论
热度(6)
本人懒癌患者!文会慢慢填,不要指望我速度快!挖坑是强项,填坑是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