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乔家的喵咪酱

幸福去哪了?(康二四)01

第一章

 

曾經我以為只要你在我身邊,我就是最幸福的人,可是當你真的在我身邊,但是心不在的時候,我卻一點都沒有感覺到幸福,我才知道你的心遺落了,它遺落在哪裡呢,在那個你愛的人身上嗎?

 

---------------------------------我是悲劇的分割線------------------------------

 

當太子走進毓慶宮後花園的時候就看到他最愛的人看著滿園的桃花發呆,神情有說不出的孤寂。

 

自從康熙四十七年自己一廢後,太子就發現了胤禛的不同,雖然他們還是和以前一樣相處,但是他隱隱有種不真實感,仿佛現在的胤禛不是那個屬於他的胤禛。

 

解下自己的披風披在胤禛的身上,胤礽從背後環抱著胤禛,希望可以借由這樣的擁抱讓他感覺到一點點的真實。

 

「二哥,你來了啊,事情都處理好了嗎?要不我幫你再看看那些奏摺,免得皇…皇父又找到錯處。」背後熟悉的擁抱讓胤禛不用回頭都知道是胤礽,他知道自從一廢之後二哥跟他一樣,每一步都走得是步步驚心如履薄冰,那個可以主宰他們生死的人,他的心思又豈是他們這些做兒子的能猜透的。

 

「也好,反正你現在也沒有什麽差事了?外面冷,我們回去書房吧,你可以看看皇父交代的差事孤有沒有辦的有不妥之處。」胤礽牽起胤禛的手,他明顯感覺到了胤禛的身體在聽到他的話之後僵硬了一下,胤礽懂胤禛是不甘心被康熙撤了所有的差事,胤禛辦差的能力是他們眾兄弟之中的佼佼者,他也實在想不通康熙這樣做的目的為何?是想要借由打壓胤禛來敲打自己,還是想要給八王黨鋪路所以才打壓胤禛的。總之不管是爲了什麽理由,胤礽從康熙四十七年一廢後就開始感到了強大的不安,他總感覺他會失去很重要的東西。

 

胤禛在毓慶宮用了晚膳,再和胤礽交談了會兒之後,胤禛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宮門快落鑰了,跟胤礽道別之後就預備離宮回府,誰知道剛剛步出毓慶宮就看魏珠等在門口,他是梁九功的徒弟,也就是說是乾清宮的人,胤禛不用猜也知道是那個人找他。

 

「奴才給四爺請安,四爺吉祥。」

 

「魏公公,你有事為何不讓奴才進去通報?」胤禛倒是好奇,以他皇父的性子,乾清宮派來的奴才居然就這樣不著人通報在這邊等了幾個時辰,這種事情是他那個皇父會幹的事情嗎?

 

「是萬歲爺的旨意,只讓奴才在門外等著四爺即可,以免打擾四爺和太子商議政事。」魏珠畢恭畢敬地回答胤禛的話,他來之前他師父梁九功特意敲打了他一下,讓他不要像是那些沒有眼力見的奴才捧高踩低,四爺絕對是不能得罪的主。

 

「萬歲爺還有什麽旨意?」胤禛才不相信那個人會讓人在毓慶宮外乾等幾個時辰而沒有任何其他交代的。

 

「萬歲爺讓奴才來接四爺,轎子已經備好了,請四爺隨奴才一同前往。」

 

魏珠立刻在前面帶路,把胤禛引到轎子旁,胤禛坐上轎子之後發現轎子直接出了宮,這方向貌似是去暢春園的路,某非那人在暢春園。

 

可是越走胤禛覺得越不對勁,他們剛剛貌似已經過了暢春園,他忍不住好奇這到底是去哪裡?

 

終於轎子停了,胤禛下轎之後發現除了梁九功站在門口等著他之外,所有人都不見了,就連剛剛把他帶來的魏珠都不見了。

 

「胤禛見過安達,安達近來可好。」梁九功是康熙身邊的近侍,而且還是個在康熙身邊頗為說得上話的角(jue),就算是個奴才,胤禛見到他也都是客客氣氣的。

 

「奴才很好,勞四阿哥掛念了,四阿哥快快裏面請吧,皇上可等了不少時辰。」顯然胤禛的客套,梁九功很受用,在給胤禛推開園門的時候隨便給胤禛提了個醒,他們來了不少時辰了,皇上等著快不耐煩了。

 

進了園子,只見四周圍黑漆漆一片,靜悄悄地,只有遠處的橋上的亭臺樓閣閃著光亮。胤禛向著那光源走去,穿過一條小徑,來到一片竹林。胤禛看著這滿園的竹林不僅感歎,物是人非啊。

 

「額娘……」這是佟佳額娘的竹林,但是卻又不是,他記得這些是小時候他和額娘親手種植的竹林,但是他們原先並不是生長在這裏的。

 

胤禛開始好奇這一大片竹林怎麼從暢春園被移到了這裏,那個人把竹林移過來是有何用意。

 

穿過了竹林繼續前行,走到荷花池邊,池邊停著一艘小船,周圍一個人都沒有,很顯然這是要他自己划船過去。

 

胤禛坐上小船,劃向那滿園唯一的光亮處——湖心亭。

 

船靠岸之後,胤禛就看到康熙坐在圓桌後看著他,圓桌上擺滿了精緻的菜肴和一壺用圍爐暖著的酒。

 

「兒臣給皇阿瑪請安,皇阿瑪萬安。」胤禛停好船,將繩索綁在一邊的柱子上,步入涼亭之後恭恭敬敬地給康熙行禮。

 

其實從胤禛剛剛踏入園子的那一刻,康熙就知道胤禛來了,因為這個園子雖然沒有一個太監和侍衛,但是裏裏外外佈滿了影衛,就是胤禛身邊也一直都是有影衛跟著的。

 

「平身吧,朕的四阿哥可真夠勤奮的,和太子兩人為了差事忙到大半夜,怕是晚膳還沒有用過吧,過來陪朕一塊用吧。」康熙站起身,把胤禛的身體從冰涼的石磚上拉起來摟進自己懷中,就這樣雙手環著胤禛坐在原來的位置上。

 

坐在康熙懷中的胤禛渾身僵硬,他環視了下四周看到滿桌的酒菜可是周圍卻一個服侍的人都沒有,康熙雙手環著他顯然也沒有放開的意思,莫非還要他動手餵食不可。

 

胤禛沒動靜,康熙也不急,環抱著胤禛好整以暇,他深知胤禛能忍,他倒要看看他這次可以忍到什麽時候。

 

胤禛微微使力想要從康熙懷中脫離,可奈何他的那點力氣根本撼動不了康熙的禁錮,胤禛微微歎了口氣,無奈地伸手端起桌上的銀筷子和銀碗,自己先吃一口發現無事之後再夾了一筷子到碗裡遞到康熙唇邊,康熙唇角微揚將唇邊的筷子含入口中。

 

「今日的膳食朕覺得格外鮮美入味,不知胤禛覺得如何?」康熙微笑的看著胤禛,聽到康熙問話的胤禛伸向菜肴的手抖了抖差點掉到了地上。

 

「皇阿瑪覺得好,兒臣自然也覺得甚好。」胤禛其實心裡清楚,康熙這不過是故意想要看他的笑話知道他不自在還故意逗他。

 

「胤禛今日在太子那忙了一日,忙些什麽軍國大事不妨說於朕聽聽。」胤禛在毓秀宮中的一舉一動康熙其實早就已經通過影衛知道的清清楚楚包括後花園的那些細節都沒有遺漏,他現在問這話不過是想要聽胤禛親口說。

 

「也沒什麽,兒臣不過是幫著太子處理皇阿瑪佈置的差事,黃河沿岸的堤壩問題,兒臣已經寫了奏摺,明日皇阿瑪將會看到,若是皇阿瑪無事,兒臣就告退了。」胤禛真的很想要離開這個讓他倍覺壓抑的人和這個詭異的境況。

 

「禛兒覺得這裏如何?這是朕送給禛兒的禮物哦,禛兒是不是應該喝下這杯酒謝恩呢。」聽到胤禛說的話,康熙卻沒有放開胤禛的意思,胤禛一直想要逃離只是他可不想放他離開。一條手臂緊緊圈著胤禛,另一隻手拿起桌上的酒杯遞到胤禛唇邊,勾起一抹危險至極笑等著胤禛喝下那杯酒。

 

「兒臣謝皇阿瑪恩典。」看著那杯酒,康熙所賜就算是毒酒他也只能喝。胤禛接過酒杯一口飲盡然後放在圓桌上,因為被康熙緊緊圈著他也不方便跪下叩謝皇恩,只是頭低低的手上作揖向康熙謝恩。

 

「禛兒可知這園子叫什麽名字?朕為它取了一個很貼切的名字,人都說朕之四阿哥如月般冷清孤傲,那朕就要做那個月必須要仰仗的日,朕要日月同輝,永遠在一起,所以朕給這個園子取了個名字叫圓明園,這是朕和胤禛的園子。」康熙抬起胤禛的下巴,看著胤禛那張清俊的臉上出現的震驚,康熙眼神漸漸暗沉,他沒有錯過胤禛在聽到那話之後身體僵硬,被他抬起臉的那一刻眼神中那抹來不及掩飾的悲傷。

 

他也不想逼他,可是他真的等得不耐煩了,他怕他沒有多少時間可以和胤禛在一起,他怕最後胤禛還是會離開他,他最怕他百年之後胤禛會和那個人在一起。

 

「禛兒,你預備何時和胤礽坦白,朕的耐心快到極限了,若你再不說朕唯有自己動手了,到時候朕可顧忌不了那麼多。」康熙下了最後通牒,今天胤礽在毓慶宮的舉動讓康熙很不高興,他明白胤禛不想要告訴胤礽不僅僅是不想要傷害胤礽,更多的是他本身就接受不了這關係,因為他心中沒有自己。

 

康熙感覺到胤禛的身體緊繃的厲害,他知道他在隱忍,雖然心疼他,但是他卻無可奈何,愛是自私的,他相信若是今天換成了胤礽必定也不會輕易放手。

 

「為何一定要逼我,皇父你爲什麽就不肯放過兒臣,這樣的罪孽是要讓兒臣下阿鼻地獄嗎?若皇父執意要因兒臣而對付二哥,兒臣也無可奈何,最多將來百年之後兒臣去地獄向二哥贖罪。」眼中閃過了絕望滿滿的冷意染上了眼眸,一時之間康熙居然在胤禛眼中看到了殺氣。

 

「好,真好,是誰說朕的四阿哥寡情薄幸,這真真是有情有義啊,居然想要去地獄向胤礽贖罪。胤禛,你真好,真真是極好的。」康熙一把將圓桌上的東西掃到地上,按下坐著的石凳下的一個機關,只見湖水瞬間分成兩半,當中露出了一條又長又深的隧道遠遠望不到盡頭。

 

胤禛在看到那條隧道之後他突然感覺頭暈目眩,他突然想起了剛剛康熙喂給他的那杯酒,他不可置信的看著康熙,接著就昏睡過去了,他在閉上眼的前一刻他只記得康熙抱著自己走入了那條深深的看不到頭的隧道。

 

原來那條隧道直通康熙在暢春園的寢宮,康熙抱著胤禛回到寢宮,將昏睡的胤禛放在寬大的龍床上,手一寸寸地撫摸過胤禛的臉,眼中閃著萬般柔情。

 

「胤禛,你可知道朕有多愛你,可你呢,你的心裡可曾有過朕,你是不是很恨朕,那你就恨吧,起碼這樣你的心裡還會記著朕。胤禛,朕不會讓你離開朕的,更不會讓你有機會和胤礽在一起,無論天堂還是地獄,你只能待在朕的身邊。」康熙為睡著的胤禛脫去外衣蓋上薄被,然後離開了寢宮。他何嘗不想擁著胤禛,可是他知道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做完這件事情,胤禛才能永遠陪著他,沒有任何人可以奪走。

 

「傳朕旨意讓太子即可來暢春園覲見。」走出寢宮,康熙向著在殿門外值班的奴才傳下口諭。

 

轉身走回殿內,就看到影衛安靜地跪在地上聽候他的命令。

 

「去圓明園大門口把梁九功叫回來,讓他安排下,朕要太子在不經意間毫無阻攔地闖入內殿。」

 

「喳。」影衛在接到指令之後悄無聲息地離開了。

 

等到一切辦完之後,康熙走向內殿,先動手將胤禛剝了個乾淨,然後自己也衣衫盡除抱著全身赤裸的胤禛蓋上薄被,故意讓胤禛面朝外,自己從身後抱著胤禛若顯冰涼的身軀。

 

「禛兒,過了明日,你就能永遠和朕在一起,朕知道朕這樣做很卑鄙,但是你既然不忍心坦白,那就讓胤礽自己發現吧,只要能達到目的,朕不介意用更卑劣的手段。朕自小修行的帝王之術教會朕,爲了達到某些目的就算手段殘忍、不入流也必須要做。」康熙在胤禛的脖頸上印下一個深深的吻痕,手指撫摸上那個剛剛印上去的暗紫色痕跡。


2015-09-12
/  标签: 历史同人ALL四
4
   
评论(4)
热度(8)
本人懒癌患者!文会慢慢填,不要指望我速度快!挖坑是强项,填坑是无奈!